合肥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仙婢花姑之九死一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6:01 编辑:笔名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无知大圣闯下大祸。待如来将悟空压在五行山下,玉帝细究功责。当日太上老君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讲法,众仙童、仙将、仙官、仙吏同去听法,只留一仙婢花姑看守兜率宫。仙婢瞄见大圣相貌甚恶,怕有凶险,遂躲将起来。大圣醉行而来,不见有人,吃了许多仙丹,后玉帝无法治其死罪,多亏了如来手段,这才消停。一小小毛猴,让玉帝扫了面子,失却威风,不找个人问罪,说不过去。蟠桃园想要问罪,却耐何与王母娘家有些瓜葛。东查西访,兜率宫仙婢花姑是修了千年善缘的乌鸡,有些道行,却无牵连,遂决定治她。  旧日里太白金星与老君耍玩,花姑茶水献得殷勤。大殿上,花姑瞧见太白金星在侧,哪敢言语,只以无辜眼神企求从中斡旋。太白金星会意,遂振作言辞,道花姑乃无心之过,不如和谐为重,放她一马。却不知玉帝铁定了要拿花姑出气,当庭宣布,治她个九死一生,之后方可重返天庭。  一洗脸死  花姑由南天门被放逐,行至湖北省公安县麻豪口镇黄岭村,见一农妇精神不振,意欲助之,遂将精神附了过去。花姑待罪之仙,法力有限,一路行来,满脸尘灰。方进得屋来,丈夫见其垢面,递上一盆水,叫洗脸。花姑欣喜,人间也有这等好处,有疼人之夫婿。不料,一洗而略晕,二洗而命毙。老君在高处视之,不由顿足:久在丹炉前,火气甚重,哪堪历千万里而洗脸,不死才怪!  二激动死  洗脸而命毙,花姑方知,为人不易。随东南风飘至陕西省三原县,见一女子模样清纯,面容娇好,料是家境殷实,何不附去,享享人间福?且行且走,正自逍遥,却见阳光下一枚硬币闪闪发光。拾将起来,着实美妙。想想在仙界,何曾有人施舍供奉小小仙婢,而今却有一枚货真价实的硬币属于自己,她不由激动得浑身颤抖,嗓子发干,满脸通红。岂知,一口气没接上来,一魂归西。南极仙翁经过时看见了,不由直摇头:小小仙婢,井底之蛙,一枚硬币,何由激动,悲哉悲哉!  三做梦死  花姑暗想,人有七情六欲,自己本有仙根,着实不该激动死。一纵到了江西省九江市,看一小伙骨格清奇,道是无数少女倾慕对象,遂将精神附将过去。吃饱喝足,一梦飞翔,无数少女丽服艳饰朝自己奔来。正自美梦,却被阎王拿住,道是仙界精神,附了人间真体,却敢东游西荡,该死!  四喝开水死  只怪自己天条不熟,才闹了做梦死的笑话,真是丢脸。多亏老君出面,才让玉帝从阎王处讨了个情,没在阴界受苦,重新发回人间。却说中原大地民风淳朴,遂到了河南省鲁山县。见一男子形貌伟岸,想必是有身份之人,遂将精神附将过去。果然,男子到一处,主人笑容可掬,捧出一碗茶水,道是西湖龙井。花姑欣然饮之,一饮暴毙。老君直摇头:人间开水,水火交汇之工,何宜于小小仙婢,你只朝露夜润方可!  五摔跤死  花姑好不自责,咋当人就这么难呢。暗想着先前做梦死之少女们,就到了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瞧见一大头娃学步,甚是可爱,遂将精神附将过去。摇摇晃晃走着,心里却在想着先前附身之小伙死后,姑娘们将如何。一不留神,大头栽了下去,一命呜乎。王母瞧见,笑道:千年乌鸡,终是仙界末流,危急关头,翼之不展,腿之不屈,偏偏一头抢去,匆匆然却要早些结束九死一生么?  六躲猫猫死  虽属末流,亦未求死,不知鸡头人头之异,纯属粗心,被王母暗笑,花姑好不懊恼,却耐之何?一飘到了云南玉溪北城镇,正逢孩童散学归来,玩躲猫猫。人间果然新鲜,有这等游戏。倘在仙界,谁躲在哪,一目了然,何趣之有?遂将精神向一孩童附了过去。正玩在高兴处,不料一农妇端一磨豆腐转过墙角来,躲闪不及,一头撞上豆腐,一命呜乎。玉帝拂须而笑:尔有仙根,金石之坚何足惧,偏偏糟贱人间饮食,也罢,可早日结束人间磨难。  七香灰开手铐死  高兴之时,人生苦短,花姑郁闷之极,豆腐撞死人,真晦气!见一小庙烟火甚旺,即靠近看看,确是昆明市。一和尚口中念念有词,行人对其敬重有加,花姑即将精神附了去。一施主将小馒头放在香案上,毕恭毕敬下拜。花姑见馒头做得甚是乖巧,遂拿了一个,正欲尝之,却被五华区小南门派出所干警抓个正着,以手铐铐之,推回拘留所。拘留所内,汗味,醉汉呕吐物之味,情急中某些人的屎尿味,让花姑不由掩鼻。岂知一关三天过去了,没人过问。照此下去,人间磨难何时能完?瞅瞅袈裟上粘着些香灰,趁还有些法力,借了施主的意志,变成钥匙开了手铐。活动了一下手腕,外面的花花世界离自己尚远。想想本属仙人,却受此窝囊,狠一狠心,再将香灰变成个匕首,自行了断。  八俯卧撑死  却说人间黄果树瀑布壮观,何不趁此去看看。路经贵州省瓮安县,见一村姑甚是灵秀,遂附了精神过去,仍旧往西门河去洗衣。一不良青年经过,见村姑甚有美色,出手挑逗。村姑以捣衣棒反抗,终不是对手,被击昏在地。不良青年正行不轨,某官员路过。随从见之,指有人行不轨。不良青年见事迹暴露,佯起做俯卧撑。官员因云:此是体育爱好者,俯卧撑强身壮体,我辈大腹便便,应学之。花姑虽昏而神志犹明,闻听此言,不由羞死。  九拆迁死  花姑掐指算来,不由感叹。却到了长安市长安大街71号老院。这里刚被一家房地产商看中,经政府决定,给他们每户免费提供一间板房,建在新疆戈壁滩上,并开出了可以自由开垦戈壁滩,三年内不收一分钱地租的优厚条件。可是这些老顽固们冥顽不灵,死不搬迁。当局采取停水、停电、停气、停止供暖,甚至采取恐吓、胁迫、打砸、设置障碍阻碍通行。花姑就不懂了,戈壁滩可是俺乌鸡的亲戚——乌鸦们的乐园,这老院有啥好?想探个究竟,她遂将精神附在一老汉身上。有了花姑的仙气,老汉精神抖擞,力气壮,声响亮,让小院更加增加了战斗力。某日,当局出动了交警、防暴警、协警、城管、消防警、武警共计数百人,活生生把老汉拿下,叫随行的120急救人员将老汉拆成了头、身子、双手、双脚六大块。因有仙气护身,老汉依然高声喧哗,着实吓坏了这帮人。急急地将他迁往新疆戈壁。路上,老汉一命乌乎。玉帝拿了一颗仙桃又放下,叹口气道:花姑在长安市精神附了老汉,能拆却如何能迁?  一生巴东县  死如此易,生应不易。花姑离了南天门,对生在人间充满疑虑。远听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内不时传来欢笑,想必是人间乐园,何不一试?一女名郑玉娇正好路过,遂附了精神过去。  郑玉娇端着盆正去洗衣房洗衣。乡镇官员邓鬼大路过,看见郑玉娇有些姿色。想想受了煤矿老板周某好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叫他侍奉周某一宿。郑玉娇花姑附体,岂肯为几张纸钞辱没千年英名,遗笑人间?邓鬼大见软的不成,恼羞成怒,以一沓钞票面击玉娇,质问是否钱少?玉娇忍让退缩。邓遂邀了同行黄某,强力要摆平玉娇,待周某来享用。岂料玉娇有些仙气,卓然奋起,拾一修脚刀,刺死鬼大,划伤黄某。  花姑本可一飞逃之,人间奈何?但她非惧事之人,坦然报警。不料警方对鬼大一行百般保护,致言词出入甚大,如将“长沙发”说成“单人沙发”、将“修脚刀”说成“水果刀”、将“按倒”说成“推坐”,至网友群情激愤。称难得一“抗日女英雄”,何由必置其死地而后快?  庭审玉娇一案,判决有罪免罚。  花姑向玉帝诉苦,这待罪之身,生有何欢,死还有另一选择,生则来日方长。  玉帝心生怜悯,悔自己一意孤行,判她九死一生,虽属末流,受此磨难也着实为过,遂准其回天界。玉帝展阅许旌阳记录之花姑人间行,死其何易,生如斯难,不由一拍玉案道:这人间到底怎么了?共振之下,致玉树7.1级地震,人间一阵慌乱。  如来闻之,道声“不好”,隔空传音:“玉帝息怒,网友有云,叫淡定。人生之事,有生有死有死有生,不生不死不死不生,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天道轮回,因果往复,法轮常转,施善得善,做恶得恶。南无阿弥托佛,善哉善哉!”   共 30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友情链接
湖北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淮北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邢台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舟山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十堰有哪些屈光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双鸭山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福州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泉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延边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梧州有哪些法四医院 北海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钦州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株洲有哪些其他医院 兴安盟有哪些二乙医院 红河有哪些二级医院 白银有哪些其他医院 抚顺有哪些医院 临沧其他医院哪家好 北京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东莞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中山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全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郑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绵阳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