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创作不息用记忆酿酒组图

发布时间:2019-07-22 14:17:22 编辑:笔名

创作不息用记忆酿酒(组图)

图1图2图3图4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合影朱德群

3月26日,“2014雅昌·胡润艺术榜”发布,曾梵志凭借1.4亿成交的《的晚餐》成为贵在世艺术家,94岁的抽象艺术家朱德群作品紧随其后,位列第二。随后却传来消息,朱德群,这位法兰西艺术学院位华人艺术家,当日在巴黎去世。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三人师从林风眠,并留学法国,被称为“留法三剑客”,朱德群是旅法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家群体中一位远去的大师。朱德群的抽象艺术大气不失细腻,吴冠中曾以“大弦嘈嘈似急雨,小弦切切似私语”来形容他的色彩交响诗篇。

《无题》 (图1)

1963年作

油彩 画布 (二联作)

尺寸:195×243.5cm

成交价:港币 元

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无题》以近3000万港元起拍,直接被叫到4500万港元,终以6200万港元落槌,加佣金7068万港元成交,刷新了朱德群历史成交纪录。此画笔墨浓淡相宜,或虚或实,或聚或散,真正进入一种凌虚飘渺的自由境界。作者延续其一贯画风,不拘一山一水、一树一石的具像刻画,而重在融合法国的情致和东方的情怀。

《白色森林之二》 (图2)

1987年作

油彩 画布(二联作)

尺寸:130×195cm 130×390cm

成交价:人民币元

朱德群在《白色森林之二》中,扬弃针对山林细节的描写,运用挥洒飞白、滴落流溅种种技法,以不安定的形体与色彩,捕捉瞬息万变的雪景,呈现出大雪纷飞的动态美。画间朱德群错落以墨色的写意笔触勾勒,并以半透明的色调铺陈,捕捉了远山间云雾、雪气流窜的缥缈氛围,组成多样的空间感,线条笔触间直率的感情流露。

《雪霏霏》 (图3)

1990—1999年作

油彩 画布(二联作)

尺寸:200×400cm

成交价:人民币 元

此画画面组成的色彩,有别于前期的雪景作品,作者已不再单纯地以冷色调和灰阶色系描写“云雾在白地上移动的景象以及涌现的层次”,而是将累积数十年的丰富阅历化为雪景中的光影形色,使我们得以在巨大的双联屏画布上一窥其情感与思想的结晶。

《红肥绿瘦(构图 No.39)》 (图4)

1959年作 油彩 画布

尺寸:87×116cm

成交价:港元元

朱德群1959年在法国艺坛获得极高的重视,正是意气风发之时,此处少见的缤纷色彩同时也反映了当时处于创作的愉悦心境。该作品属于上下与左右的不对称构图,画家在次跳脱了既定的框架,直接呈现线条的运动形式。画面中交织的黑色线条,透过笔势动态形成了戏剧性的张力关系,是一种以书法形式体现出来的抽象性空间。

朱德群画面的主要构成因素是“动”,每幅画都是运动的和声,他将运动的节奏之美统一在和谐的色调之中,让人隔着水晶看狂舞而听不到一点噪音,粗犷的力融于宁静的美。

—吴冠中

杭州艺专>>艺术伊甸园

喜爱书画的祖父和父亲,无疑是朱德群艺术的启蒙者,家中收藏的书画,是他早的教材。不过,杭州艺专才是他艺术的起飞点。在这里,朱德群和其他同学疯了一样地画画,不知疲倦。艺专当时以素描和油画课为主,朱德群却习惯国画,因此一开始觉得油画不自由,但充分掌握技法后,便领会到油画广阔的表现空间,便渐渐转向以油画创作为主。方干民老师教给他扎实的基本功,吴大羽老师点拨他自由地从中国文化转向欧洲现代艺术,天时、地利、人和,朱德群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创作原点。

“吴老师对我的素描、水彩、油画的批评和指点,都用印象派和后期印象派的画家作比较。如莫奈、毕沙罗、梵高、塞尚等,从理论到画作,既理性又感性。我记得他教我‘不要太注意透视,要多注意光线颜色的对比’‘作画要紧的是忠实对自然的感觉,渐渐领悟出对自然的有个性的表现力’。他特别推崇塞尚,这也引起我对塞尚的兴趣。我从那时开始就陶醉于塞尚的作品中了。我在上海偶然买到三本由日本出版的塞尚画册,如获至宝。人物、风景、静物俱全,爱不释手,几乎天天拜读。读通塞尚,就掌握了通向西方现代艺术的钥匙,看野兽派和立体主义就知其所以然了。”

抗日战争>>考验过去了

20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经历十年抗战,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朱德群作品中,个人和民族的精神体验凝练为喷薄的力量。法兰西学院院士让·皮埃尔·昂米格有这样一番话,“在我眼前出现的正是那些景色。它们属于一个正在喷薄而出的宇宙,四分五裂,雄浑地折射出浓烈的黑色、炽热的红色。越过那不可遏制的由内向外的喷射而引起的、令人惊叹的失衡,便能猜想到那些属于我们自身的天地,一个我们再次出生、更为熟悉的世界。”这位法国人看到了朱德群画作里深刻的切肤之痛和对自由的向往。抗日战争爆发后,朱德群随学校西迁,一路行经江西、湖南、云南、四川,在云贵川时,他画了大量的苗族生活、四川马队素描,在战火之外另辟了一个艺术的世界。

巴黎>>梦想之都

1955年,他踏上了前往法国的征程,在5月的一个阴雨早晨,到达了梦想之都巴黎。20世纪前期,欧洲艺术家从亚洲和非洲的传统艺术中获得灵感,使野兽派、立体派和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大步前进。中国艺术家进入巴黎艺术圈很晚,朱德群到达巴黎时,正是抒情抽象主义的时代,他已有20年具象创作的经验,他没有选择重新接受系统的西方教育,而是从看西方抽象大师的作品中直接去感悟、领会。一次,朱德群偶然听说可以送作品去参加着名的“法国艺术家沙龙(俗称春季沙龙)展”,如果得了奖,就等于跨进了巴黎艺术圈的门槛,朱德群心有所动。《景昭肖像》一共画了两次,1955年的那一幅参展春季沙龙,得了一个荣誉奖。第二年,朱德群又画了一张拿去参展,得了银奖。

德·斯塔尔>>给劲的催化剂

1956年,朱德群在巴黎现代美术馆看到了俄裔画家德·斯塔尔的回顾展,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启发,“当时给我一个非常大的震撼,我感觉到过去我一直在寻找画面上的自由,他的确做到了。我并不是说当时受他影响,并不是说我要画的画是像他的那种画,我欣赏的是他对绘画的态度,一种自由奔放的情感,我觉得这才是我所需要的,所以我用了他绘画的态度,但是我的画和他的画完全不一样。”透过朱德群说的这番话,能够理解德·斯塔尔对他的启示到底何在,具象和抽象,对于朱德群而言只是不同的阶段,他曾经说过自己的创作从头到尾是有着一贯性的。德·斯塔尔的回顾展对于朱德群从具象绘画到抽象绘画的创作,是一剂给劲的催化剂。

东方>>使命的出发点

“中国文化趣味和欧洲绘画形式结合的产物”、“东西异质文化交流激荡的结果”、“用油画画出中国水墨精神”—对朱德群艺术的诸多评论视角,都不会漏过中国文化在其中的份额,甚至他还获得了“二十世纪的宋朝画家”的称号。20世纪70年代,朱德群开始大量画水墨画、写书法,将中国水墨画的神韵与西方抽象绘画的理念打通融合,真正开始自由出入东西方美学,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魅力。

“作为汉家子弟的我,有个特殊的使命要传达,即《易经》中之哲理的再现—两个基本的元素,其生生不息、相辅相成在绘画中的具体呈现。阳,是光明、热烈;阴,是滋润、柔和。我一直在追求将西方的传统色彩与现代抽象艺术中的自由形态结合成阴阳和合之体,成为无穷无尽的宇宙现象。”

创作不息>>用记忆酿酒

朱德群身高一米八几,年轻时候被学校体育老师看中,想让他参加篮球队。他喜欢打篮球,但他拒绝了,原因是他担心打篮球手抖,会影响自己画画。在朱德群波澜起伏的人生中,这只是一个小小插曲,但足以窥见艺术在他生活乃至生命中的分量是何等之重。无论是战乱年代的长江三峡,还是台湾乡村野景、巴黎街道、阿尔卑斯雪山和尼亚加拉大瀑布,朱德群的记忆总是牢牢刻下令他惊叹着迷的自然风光,并在日后跃上画布成为一代佳作。他总是说,“老年者拥有富足的精神资源,有长长的人生阅历记忆。我从80年代开始,就画我的记忆,幻游我的记忆……我要重新处理记忆,将记忆幻化,像我家乡酿酒的人,把记忆当作高粱,然后酿成能烧心烧肺的烈酒。”

本版稿件 综合《艺术财经》《青年时报》等 本版图片 摘自雅昌艺术等

更多精彩:

深圳代孕

标签:

雅安治疗牛皮癣专科
厦门治疗妇科的医院哪好
杭州治疗性病专科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