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月儿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5:00 编辑:笔名

一  月儿好像睡着了,她微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静静的珠帘,在她白皙没有血色的脸上排成一对弯月,那圆圆的月亮似的双眼,被遮盖起来,只露着眼皮下鼓起的隐约的影子。  她的手里,握着一朵凋谢的红玫瑰花,血红的颜色,像行将凝固的血液,更像失去灵魂的躯壳。  其实,月儿的魂魄早已离开了肉体,轻飘飘地朝着广寒宫飞去。  她恋恋不舍地望一眼自己的躯体,决绝地离去。留下的,不仅仅是承载了她无数痛苦的身躯,还有屈辱和痛恨。  飞啊飞,嫦娥的广寒宫那么遥远,一片片云朵从月儿身边掠过,像一群女孩子,无忧无虑地在大街上散步。月儿好羡慕啊!因为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时光。  月儿忽然又想起来自己在人世间的短短十五年,哦,是漫长的十五年!  周围是鄙视,嘲笑,更难以容忍的是亲人的谩骂和虐待。  她衣衫褴褛,很少有人为她替换干净衣服。  她很少吃饱,即使是剩饭,有时候,她会被忘记。  十四岁之前,她是懵懂的,听不见人们说什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四肢没有任何知觉,唯有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像天上的满月。  可是有一天晚上,人们把她忘在了院子里。  半夜里,雷电交加,雨如倾盆。  在一个耀眼的闪电之后,一个惊雷在月儿身边炸响,像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地扑在月儿身上,把泡在雨水中的月儿惊吓到昏厥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晨,人们才把昏睡的月儿弄进屋里,换上干净的衣服。  但是,月儿还是发起高烧,数天不退。  没有人为她请医生看病,也没有人给她送东西吃,她的存在,本就是多余。  但是,生命竟然这样的令人不可思议,渐渐退烧的月儿,耳朵竟然听到了声音,而且,她的四肢居然有了知觉。  没有人知道月儿身体的情况,她的父母发现月儿还活着,叹了一口气后,又继续把她当成一只动物喂养起来。  坐在一张自制的轮椅里,月儿一边好奇地听着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一边让自己麻木的四肢尽量动一动。她渐渐有点讨厌那些声音,因为除了影响她的清静外,有些对着她发出来的声音非常让人恐惧。  但是她的身体在迅速恢复中,手脚都能弯曲自如,就连手指头也能够抓住一个小土块了。  这些变化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因为没有人对她投去多余的目光。  她喜欢的,是隔壁时不时飘来的歌声,伴着醉人的音乐,她以为,那是世界上听的声音。  她真的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了那样美妙的声音。  于是,在几次努力之后,她竟然让自己挪动了身体。  小小的,瘦弱的身体,在她无数次的努力下,终于能够站立,能够迈步,能够走出家门了。  隔壁的乐曲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是一个晚上。  月儿使劲地活动自己的四肢,好大一会儿,她爬下了床。  外面月光那么皎洁,她忽然想起来,每到月圆的夜晚,那歌声就会飘过来。  循着悠扬的歌声,月儿缓缓地移动自己的身体,她走出了房门,来到大街上。  谁家的墙角,有一株花树,在月光下,几朵红色的花儿那么美,让月儿忍不住走过去,轻轻触摸其中的那朵花儿。  花儿像是认识月儿,微微地摇动着,把一缕缕清香送给月儿。  好听的歌儿随着花香,萦绕在月儿的身边,她感觉,世界从来也没有这么美丽过。  小心翼翼地摘下那朵花儿,拿在手上,像捧着自己的心。  月儿走向一个大门,因为歌声是从那里飘过来的。  她把花儿放在嘴唇上,享受着那颤动的花瓣的亲吻,陶醉在一种迷幻中。  她不知道那歌儿唱的是:“玫瑰玫瑰我爱你……”  “汪汪!汪汪!”一条很凶很丑的大狗猛地冲出来,对着月儿狂叫。  月儿本能地后退,她不知道,自己已经退到了路中央。  这是一个胡同的角落,一辆小汽车无声的飞出来……  月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的,她只是感觉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去,很大的风声,似乎那风把她的头打了一下,凉凉的,刺疼了一下,然后她就很想睡觉,但是那歌声悠悠的,在空中旋转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身体很轻,轻的能飞起来。  于是她离开地面,飞向空中,但是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地上躺着。  她犹豫着,迷惘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月亮忽然变得更加明亮,那上面,竟然也传出歌声,那么迷人,那么优美!  月儿抬头,看到了一个宫殿,在月亮上面,茂盛的桂花树上开满了灿灿的花朵,嫦娥正在树下轻歌曼舞。  一切那么熟悉,那么温馨,怎么觉得,那儿,本就是自己的家啊!  月儿飞起来,向着月亮,向着广寒宫飞去。  白云飘飘,月儿定睛看去,云里裹着一个个漂亮的小人儿,有人望着她叫了一声:“玉兔回来了!”    二  月儿心里忽然涌上来一股无法言喻的亲情之感,她想一下子就扑到月亮上,投进嫦娥的怀抱里。  她竟然真的一跃而起,跳上了那轮华美的月亮。  她看清楚了,嫦娥脸上两行泪水瀑布一样落下来。  月儿无语,她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双眼里流下一串串泪珠。  嫦娥弯腰,伸出双手,把月儿抱进怀里,一滴泪掉落在月儿头上。  一只白玉一样的手轻轻抚摸着月儿,她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小玉,小玉。”  月儿发觉自己变得那么乖小,可以稳稳蹲在嫦娥的手臂上。  她就这样依偎着嫦娥温暖的身体,好像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睡在了母亲的怀里。  一朵桂花轻轻飘落,随风飞到月儿的手臂上。  好清冽的酒香!  月儿睁开眼睛,眼前一张玉质的饭桌,上面摆满了酒杯,一瓶刚刚开盖的美酒散发出诱人的味道,让她忍不住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  “哈哈,哈哈哈!小玉,你还敢喝酒啊?”  一个洪亮的声音那么耳熟地冲进月儿的耳膜,她一抬头,就看到吴刚笑眯眯地走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  “再喝醉掉到人间,我可不去救你了。这十五天,你嫦娥姐姐可哭坏了。你怎么那么倒霉,一下子跌到一个傻子的身上,做了他们家的孩子。”  月儿懵懂的大脑渐渐清晰,她明白了,自己本就是月宫里的玉兔,因为贪杯醉酒,不慎跌落人间,做了一家智障人的女儿,受尽莫名的虐待。  “你看看,你死了他们还挺高兴的,唉,傻子啊……”  嫦娥笑着坐下来,拿起月儿身上的桂花,放在嘴边嗅着。  月儿转过头,看向人间。  她那人世间的父母漠然地看着地上的月儿,没有眼泪,也没有哭嚎,只是,不像平时那样凶神恶煞一样罢了。  人群里走出一个小伙子,弯下腰抱起了月儿,拦住一辆小汽车,飞快的离去。  汽车开进一家医院,月儿被推进急诊室。  手术室里,主刀医师打开了月儿的头骨。  坐在嫦娥旁边的月儿__玉兔,紧张地看着这人间的一幕,她不知道,死去的月儿会不会活过来,如果活过来,那么,她,玉兔,要怎么办?  这时候,嫦娥把手里的桂花一弹,一股清香,随风飘走,那朵小小的桂花,悠悠飘向人间,飞进医院,落在昏迷的月儿病床下    三  月儿醒了。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被褥,这是哪里?  一个沉稳的小伙子,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好渴!月儿本能地伸出手臂,去拿桌子上的水杯。  “你醒了?”小伙子放下书,站起来:“你想喝水?来,我喂你。”  “你,你是谁?”月儿问。  “你会说话?”小伙子惊讶的睁大眼睛:“人家都说你不会说话,是一个小……”  “小什么?”月儿疑惑地问,此时,她的头隐隐疼起来,因为她忽然感到了无形的像黑夜一样的迷茫。  “唉,他们都说你什么都不会,就会吃饭,是一个小傻子。”小伙子笑了:“我看他们都是胡说,你这不好好的嘛。”  “我是谁?”月儿满脸的问号:“我是一个小傻子?”  “噢,不,我说着玩的,你一点也不傻。”小伙子赶紧说:“你忘了自己的名字?你叫月儿,他们说的。”  “谁?他们是谁?”  “他们?他们是……”小伙子挠挠头:“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下怎么办?你找不到家人,又失去记忆,以后我把你送到哪里去?”  “我哪也不去。”月儿哭起来,眼泪哗哗的,她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  “那就先在医院里住着,我想办法给你找地方。”  入夜,一轮圆月高高挂在中空。  熟睡的月儿在梦中呓语:“嫦娥姐姐,我要回去。”  小伙子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月儿犹在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姐姐坏,人家就不。”  小伙子笑了笑,心想,谁说这女孩不会说话,这不,就连睡着了还说着呢。  “嘻嘻,知道了,看我的吧。”梦中的月儿被自己的笑声惊醒了,她睁开眼,看到小伙子正一脸问号地审视着自己。月儿脸上腾地升起两朵红晕,让她娇嫩白皙的脸庞忽然像花儿一样漂亮!  “做什么美梦了?是不是遇见你的家人了?想起来你是谁了吗?”  “想起来了,我叫月儿,”月儿眨巴着两只亮亮的大眼睛,一脸调皮:“我家在外地,很远很远的,我因为没有钱回家,就,就,就想碰瓷,讹点钱,然后……”  “傻不傻啊?碰瓷挣钱?你不要命了?万一……唉。”  “反正我,我就是这样了,你看着办吧。救人救到底,你不会扔下我不管吧?”  “我是个学生,还得上学呢,怎么管你?明天星期一,我还得回学校……”  “那我就跟着你回学校,我,我不要你管,我自己租一间房子住……”月儿使劲转动双眼,似乎那双眼睛里全是点子,转一下,就出来一个:“我想好了,你帮我安排一下,我也去你的学校上学,和你同班,嘿嘿,怎样?”  “你多大呀?你都会嘛呀?”小伙子的眼睛都快瞪爆了。  “我啥都会,你不信可以考考我。至于年龄嘛,我可以和你一般大。”    四  夜深了,月亮静静地注视着大地,万籁俱寂,连风儿也睡觉了。  月儿却没有睡着,她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没有闲着。  她在想自己的出路,要怎样才能在这个嘈杂的世界上活下去。  如果没有一个依靠,没有一个家,凭她一个弱小的女孩子……  她想不出以后的日子有多么可怕,总之,她想离开。  窗外,月光如水,月儿起身来到窗前,她想飞出窗户,飞到月亮上去。可是,沉重的肉体牵绊着她,让她如困在牢狱一般。她忽然想起嫦娥是吃了一种灵药而飞到月亮上的,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药?现在的人类,是不是能够制造出来?  也许想的太多了,月儿忽然一阵头疼,她回到床上,躺进被窝,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梦里,月儿轻飘飘的,飞上了月亮,因为那里是她的家啊。  她找到嫦娥,询问灵药的事情。不料嫦娥说:“你就踏踏实实待在那里吧,不要胡思乱想了。派你去,是有任务的,完不成任务,不能回来。”  “到底是什么任务啊?非要我去,为什么不让玉兔去?本来就……”  “别问了,玉兔本来就不是人,只有你修行的好,适合去。任务就是,帮助那个救月儿的小伙子考上大学。因为他在考试的时候,有一场劫难,你见机行事,心要细,胆要大。”  “没有危险吧?嫦娥姐姐,你怎么不去?我怕不行啊!”  “没事的,我会帮你。这里我走不开,不过我会时时关注你。”嫦娥拿出两只手机:“现在人类都在使用手机,我也给你配一个,另一个送给那小伙子。”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唤醒梦中的月儿。她揉揉眼睛,下床去开门。  进来的小伙子满脸是汗,急冲冲地说:“做什么美梦呢,怎么睡到现在还没醒?我给你送早饭,记得好好吃,我上学去了。”说完,放下饭盒就慌忙要走。  月儿赶紧问:“哎,那谁,你叫什么名字?”  “大龙”  大龙,还有这样奇怪的名字,竟敢和龙较劲,还是大字辈。  这样想着,一抬头,已经不见了大龙的影子。  算了,手机下次再给他吧。    五  月儿出院后,在大龙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了,她没有去上学,因为大龙将要参加高考,她不想影响到他。  月儿摆了一个煎饼摊,在大龙学校门口。她干净利索,总是笑脸迎人,生意非常好。  大龙时不时也来买月儿的煎饼吃,但是不经常来,因为他学习很紧张,大都是在学校食堂里匆匆吃一点。  有一天,一个学生的家长为儿子买煎饼,忽然指着月儿大叫:“你,你不是,不是那个,那个小,小……”  月儿忽然想起来以前的自己,马上笑着打断那人:“你认错人了吧?很多人都把我当成一个小傻子,我不是她。”  “喔……”那人接过煎饼离去的时候,还频频回头,一脸的疑惑。  没过几天,月儿的傻子父母就来到月儿的摊位前,蹬着傻乎乎的眼睛,留着口水,对着月儿转着圈的看,嘴里不住的嘟囔:“月儿,是月儿,这不没死啊,还会干活了,会说话了。”  月儿不抬头,不理会,她恨这两个人,讨厌这两个人。可是,可是,看着他们不堪的形象,月儿心里一阵酸涩,毕竟,他们生养了她,血液里的亲情是无法割舍的。一行清泪顺着两腮滑落,月儿无声地忙活着,不一会儿,煎好四张煎饼,顺手放进一个塑料袋里,拿起来,递给那两个人:“给,吃吧。”  两人接过煎饼狼吞虎咽,也不怕热。月儿却扭过头去,擦掉簌簌掉落的眼泪。  以后每天,这两个人都会来这里,月儿每天都给他们煎饼吃。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明天就要高考了,月儿的精神莫名的紧张,她觉得似乎要发生什么事。  这段时间的平静,一度让月儿放松了警惕,她没有发现任何潜在的危险。  但是,今天,月儿的心噗噗跳动的异常快。  晚上,月儿望着月亮,双手合十,默念着:“嫦娥姐姐,你保佑我。”  一夜无事,第二天,高考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一切都风平浪静。  上午,考生们下考场的时候,月儿密切注意着大龙,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给大龙送过去。  “考的怎么样?”月儿问。  “还行,题不难。”大龙好像胸有成竹。  “嗯,那就行。”月儿心里稍稍稳定。  下午,月儿照样去接大龙,出来考场,月儿送大龙回家,然后才回自己的出租房。  就这样,三天的考试,月儿陪了三天。  的这一天,所有的考试都过了,大龙显得特别的高兴,他像一个冲出牢笼的孩子一样,在回家的路上大喊大叫:“我解放了,我自由了!”  忽然一辆小轿车失灵了似的在路上横冲直撞,正在喊叫的大龙挥舞着手臂,直直地迎上那辆小轿车。  月儿想拉大龙,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车速太快,像飞一样冲过来。  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劲,月儿朝着大龙一头撞过去,在一瞬间,大龙和月儿同时倒地,大龙摔在路旁边,月儿倒在路中间,小轿车停在月儿的身边。  大龙懵懂地爬起来,去扶月儿,却发现,月儿的头下面,枕着一滩血,鲜红鲜红的,像一大朵刚刚绽开的玫瑰花。  大龙怔怔地站着,浑身颤抖,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月儿好像睡着了,她微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静静的珠帘,在她白皙没有血色的脸上排成一对弯月,那圆圆的月亮似的双眼,被遮盖起来,只露着眼皮下鼓起的隐约的影子。  其实,月儿的魂魄早已离开了肉体,轻飘飘地朝着广寒宫飞去。 共 545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秋天的孩子

下一篇:流逝在窗外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