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苦涩的童年

发布时间:2019-04-23 20:58:05 编辑:笔名

这天与几位同事出差,路上无事,聊起了童年。谈笑间,大家无不对童年的往事,特别是那些童真童趣记忆犹新。我也如此,但与大家不同的是,我的童年多了几分苦涩。

我家是一个农民家庭,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出生时,还是大锅饭的时代。听父母说,那时候每个村民都要到生产队去干活儿,挣工分,然后年终按工分分粮,分钱。

在那个一大二公的年代,由于家庭劳力的人数和壮实程度不一样,挣到的工分是不一样的,终每个家庭的生活水平也是不同的。我家人多,劳力少,爷爷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姊妹三个都要上学,虽然父亲是生产队的干部,也只是挣着平均的工分,没有一丝一毫特权。

这样的家庭背景,注定了我家与贫困结缘。记得小时候,很多人家都吃上了馒头,而我家还在天天吃窝头和饼子。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有顿面粉和棒子面两掺的所谓馒头,吃起来却也津津有味。

那时候,因为小,不知道什么是穷,什么是富,也不知道都是一样的家,为什么吃的会不一样。有一次,看到一个小孩儿吃馒头,好生羡慕,就在那儿呆呆地看着人家吃,实在馋得没办法了,就说:掰给我一块吧。那小孩儿却傲慢地说:不会让你娘给你做去啊。

我近乎疯狂地跑到家里,抱着母亲的腿,委屈地哭起来,我也要吃馒头,为什么他们都有,我们家没有啊。母亲的眼里含满泪水,今天咱就吃。话语低沉而坚定。

次吃上了不掺棒子面的白面馒头,就狼吞虎咽起来,还没有尝出什么滋味,已经进了肚,吃完就跑出玩了,回来时,看见父亲、母亲、爷爷、奶奶都在吃窝头,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娘,以后我再也不要馒头吃了。

从那时起,我深深知道了生活的困苦,知道了父母的不易。一个小小的馒头,让我知道了好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好多生活的真谛。

人世间有时真的好残酷。我上五年级那年,父亲突然病了,不能再下地干活。母亲独自撑起了这个艰难的家。既要干地里的活儿,又要东借西凑,给父亲看病,到处求医,刚刚有所好转的家境,又突然陷入了无法摆脱的深渊。

记得我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要到三十几里地外的一所中学去考。考试的前一天,父亲突然病重,必须马上到石家庄治疗。母亲找了好多跑石家庄的车,都被婉言谢绝了,终于找到一个好心人,坐着人家拉煤的拖挂,踏上了艰难的求医之路。

安排我考试的事,也就落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从亲戚那里借了些钱,给我买了件的确良衬衫,以示对我的鼓励和支持。

我们一起怀着对父亲的担忧,怀着对母亲的怜惜,怀着对这个家庭的深爱,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踏上了考学的路途。我没有辜负全家的期望,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重点中学,通过几年的努力,又以全县中考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中专。

村里出了个吃商品粮的大学生,都觉得很自豪,纷纷给我祝贺。开学那天,很多的人来到我家,有的送笔,有的送本,还有一位老知识分子,送我一幅十年树木易,百年树人难的题词。这些东西,至今我都好好地保留着,尽管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发黄变色,但是那个时代,村民的那种纯真、那种纯朴、那种对上学的渴望,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激励我奋进。

四年的求学之路,短暂而漫长。父亲的病慢慢有了好转,姐姐和妹妹却因供我上学,相继辍学,去附近小工厂打工挣钱。后来,当我知道她们辍学的原因,心里充满了感激,也充满了愧疚,成了心中永远的痛。

如今,我有着一份满意的工作,也有了贤惠的妻子和懂事的儿子,年迈的父母也在享受天伦之乐,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一天比一天幸福起来。我的苦涩童年,给我的是坚强、是力量,虽苦犹甜。

(:扬阳)

宝宝着凉咳嗽怎么办
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
积食发烧和感冒发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