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武道神尊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开杀戒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1:00 编辑:笔名

武道神尊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开杀戒

第七百二十四章大开杀戒

本书读者群:~每加群30人,加更一章~

区区聂氏一脉,扬言要灭掉圣族楚氏全族,这般笑话,真是让得秦鸿都是好笑。别说聂氏一脉,就算是一百个天器宗加起来,也不够楚氏一根手指头碾压的。

对方年轻人居然这般不识好歹,有眼不识泰山,敢如此嚣张的扬言,也真是天下头一遭。若是传扬出去,不知道聂雄那老东西,会不会睡不着觉呢?

秦鸿忍俊不禁,看着楚氏那位年轻子弟狠狠的狂虐着聂氏的年轻人。对方本就对秦鸿颇多不满,且早先在神殿中损兵折将,死了好些同族弟兄。

心头已是有所怒气压抑,此刻再被聂氏年轻人不知死活的稍稍撩拨,他顿时忍无可忍,狠狠的发泄着心头的情绪来。

楚离茂也没有阻止,其他楚氏子弟也只觉痛快,更不会有半点负罪感。别说那年轻人该打,就算是无辜之人,惹上了他们这些圣族子弟,想杀也得杀。

故此,聂氏的年轻人遭了秧,全场被活活胖揍了半个时辰。终停下来时,楚氏子弟像拖死狗一样将其丢在了秦鸿面前。真元化作大手,拖着对方的身体。

此时,聂氏年轻人哪还有半点人样,浑身骨断筋折自不用说,整张脸都是被生生打烂掉了。那浑身衣衫粉碎,血肉破裂,森森血骨都是破体而出,直接被打断,整个人几乎都成了畸形。

这般模样,看得秦鸿都是有些发渗。楚氏子弟下手,可真是没留情呢。

然而,对方这般的人物,也不值得秦鸿同情。故此虽有些发渗,但秦鸿却也是没有半点的表示。

“杀了吧。”秦鸿淡漠的摆摆手,那楚氏子弟连得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真元化作的大手猛然握拢,聂氏年轻人直接被捏成了肉酱,被随意的抛洒了出去。

这般结果,这般嚣张,这般肆无忌惮,简直是让人心头发寒,毛骨悚然。如此人物,全然不惧聂氏一脉,残忍虐杀聂氏年轻子弟,未免也太嚣张了些。

“真是疯狂啊,如此手段,只怕会彻底激怒聂氏一脉。不知道,聂锋得知消息,会不会大开杀戒。”

“聂氏一脉这次可也是来了不少人,其中当属聂锋为厉害,本已是突破皇境成就帝君的人物,却生生封印了修为入内。若是爆发冲突,这些人,能不能吃得消呢?”

“秦鸿有些狂妄了,真以为聂锋拿他奈何不得吗?”

人群传来议论声,诸多人面露唏嘘,对秦鸿的手段,很是震撼。但同时间,不少人都对秦鸿的表现,有些惋惜。

“聂锋,滚出来受死!”

然而,对周围人群的议论与看法,秦鸿并没有半点的在意。他再度开口,朝着山林中滚滚断喝。这次,他直接便是勾连天地道韵,发出了道喝之音。

轰隆隆!

可怕的声响更胜先前,直接都是吼碎了山川大地,声波碾碎了古木丛林。大地龟裂,群峰倒塌,山脉崩碎,种种迹象如同毁天灭地一样。

如此动静,方圆万里之地都是被惊动了,更遑论山林中的聂氏一脉等人。

“谁在此捣乱?”

“谁人在外嚣张?滚下来受死!”

“谁人如此不知死活,敢招惹我聂氏一脉?”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怒斥声四起,从四方八面的废墟中冲天而来。诸般身影滚滚腾空,杀意滔天,令得天地风云变色,此间气氛都是变得可怕与压抑起来。

“秦鸿?是你!”

“哈哈哈哈,你这混账,终于知道出来了吗?怎么?不再继续畏首畏尾,继续躲下去了吗?”

聂氏众人腾空,如先前的年轻人一样,一眼便是看到了半空中悬浮的秦鸿。顿时,诸多人发出了狞笑,并未意识到生死危机的到来。

在他们眼中,秦鸿不过是孤家寡人,就算是找到了帮手,也不会太多。聂氏一脉有的底蕴,不会惧怕。

须知,在这秘境之中,再强大的人物也都得被压制住修为,不能够超过帝君的力量。故此,再强大的人物,都得被束缚。

然而在聂氏此行之中,可是有不少老辈人物,他们都是帝君层次的人雄。因为大限将至,亦或者贪婪心作祟,从而封印了修为入内。

即使不能动用帝君的力量,但以他们的经验与手段,帝君之下,亦是强大的那个层次的。

“秦鸿,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呢。既然如此,那我等可就不会客气了,好生自缚手脚,前来叩头认罪吧。”一位聂氏人雄大笑道,很是张扬,不曾将秦鸿放在眼中。

这般态度,惹得四周人群一阵腹诽。

秦鸿半眯起了眼睛,看着聂氏众人,细细,却不见聂锋聂华两兄弟。不由得,秦鸿问道:“聂锋与聂华那两个小崽子呢?怎么?只知道让一群老狗出来送死吗?”

一番话,说得也是歹毒,瞬间激怒了聂氏众人,让得满场无数人都是暗叹秦鸿的嘴贱,真是逼死人不偿命呢。

“混账,你找死1”

“孽障东西,老夫饶不了你!”

顿时,聂氏人雄大怒,这些人物有老有少,有强有弱,但在此时,不一而足的惊怒交加。

“既然你自寻死路,那就休怪我们心狠手辣。毙掉你,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死后也怨不得他人了。”

聂氏一位人雄狞笑而出,浑身真元澎湃,化作大浪潮汐,灼浪滚滚,扑向了秦鸿。可怕的力量崩碎天地,覆盖风云,要将秦鸿直接吞没掉。

“干掉这只老狗!”

秦鸿却是浑然不在意,只是漠然的抬手一指,顿时,一道年轻的身影冲身而起。如同出海蛟龙,带着一种冲天的可怕的威势。一拳轰然砸出,将之天地都给轰出了一道窟窿,直接撼进了那位聂氏人雄的胸膛。

与之硬撼,可怕的能量波动直接崩断了虚空,让得这方秘境空间都是滚滚扭曲起来,如欲塌陷炸碎掉一般。

“无知小子,凭你,也敢来阻我!”

聂氏人雄见得楚氏子弟那般年轻,且只是半步帝君修为,不由得脸色恼怒。随即一只虚空大掌浮现,有着可怕的熊熊火焰包裹着掌印,像是一方火焰世界,囚困天地,朝着楚氏子弟笼罩而下。

这般波动,已是帝君手段。虽然不能动用超越帝君修为的力量,但手段却是并不妨碍。故此,聂氏人雄完全可以占据着优势。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楚氏子弟即将被一掌焚灭掉时,陡然只见那楚氏子弟抬手一拳洞穿天地,狂暴的武道意志形如雷霆轰落。轰咔巨响,火焰巨掌直接被轰成了粉碎。

拳印亦是崩裂,但楚氏子弟却是浑然不退,浑身须发喷张,在无数瞩目的惊震声中,不退反进,继而以大无畏的气势杀向了聂氏人雄。

“拳动九天!”

依然是一拳,只是这一拳的威势更加狂暴,所有的力量都是汇聚在一点之上。狂暴的力量汇聚在臂膀间,凝聚在拳臂之中,一拳轰出,虚空都是扭曲,竟是不断的抽取着四方天地精气,汇聚成了一道拳流漩涡。

那道漩涡不断旋转,内蕴着一种可怕的狂暴力量,恍若能够轰碎九天,让得十地都得颤栗。

“无知小儿,找死!”

聂氏人雄惊怒交加,却是全然不曾意识到对手的恐怖。他抬手间变掌为刀,化作一记掌刀猛然劈了下来。

哧溜一声,刀芒自掌刀之中迸射,那可无尽浑厚的真元凝聚而出的刀洪,形如一挂天河,直接横压而下。

与之楚氏子弟猛然碰撞,刀芒却是瞬间被拳流漩涡吞噬,发出噗噗声响。对方气势如龙,势不可挡,恐怖的拳流直接就轰了过来。

“轰咔!”

天地都恍若被轰塌掉了,聂氏人雄浑身火浪被生生轰碎,狂暴的能量波动撕裂一切,将之聂氏人雄的武道异象都给生生崩散,毁掉了他胸膛骨骼。

“噗!”

聂氏人雄咳血横退,须发喷张,身前衣衫都是被血迹染红。胸骨塌陷,血肉模糊,血流如注,整个人看起来惨烈至极。

只是一拳,便是造成如此可怕的影响,简直是可怕无比,让得众人都是心惊胆颤不已。

“好强的年轻人,他是从何而来的?”

“如此可怕的实力,只怕在抚远境都是数一数二的年轻俊杰。为何,我等不曾见过他呢?”

“这秦鸿真是好大的本事,他从哪里找来的这般强大的帮手?如此可怕的实力,怕是足以横扫聂氏一脉了吧?”

“今日看来,要栽的应该是聂氏啊……”

一时间,四方人群传来哗然声,唏嘘声,惊动四方。聂氏一脉脸色大变,聂氏老辈人雄都是惊骇欲绝。

楚氏子弟的强大,超乎想象,越级而战,居然如此轻松。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助纣为虐?”聂氏人雄羞恼怒斥,弄不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杀!”

然而,对方根本不屑与他们对话,直接一个杀字,表明了一切态度。瞬息间,天地肃杀之气充塞,杀伐之力冲天,让得这方天地的气氛都是变得可怕起来。

不知道多少人心惊胆颤,被这股肃杀之气给惊到了,不禁倒吸凉气,不寒而栗。

秦鸿对此很满意,楚氏子弟倒是尽心尽力,不曾敷衍了事。故此,他心头对这些张扬的家伙多了几分认可。

“不必浪费时间了,干掉这些老狗,逼出聂锋及聂华那两个小崽子。”秦鸿传达了的命令,楚离茂嘴角抽搐了一下,其他楚氏子弟皆都不便再继续逗留,纷纷动身,施展了无上绝技,杀向了聂氏一脉。

顿时,聂氏一脉诸般人,皆都遭了秧。

重庆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南海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牛皮癣治疗费用
牛皮癣治疗南京哪家医院好
岳阳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