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玄武裂天 千零三十六章的绝杀令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7:41 编辑:笔名

玄武裂天 千零三十六章的绝杀令

胖子欧阳无忌同时也在打谅着眼前这个身形瘦削精干的对手,这类人的身法通常十分灵动机变,善长以速度制胜,可谓是天下武学唯快不败。自己若无凌波微步,遭遇这样的对手还没打巳输了一半。毕竟自已这身肉堆在这里,任谁都会忽视他的速度和灵动性,将其当作软肋来攻击。但这何尝不是一个十分诱个的坑?

瘦削血衣人的身形一幌一蕩,下一秒便突然出现在了胖子左侧,双手间突然多了两把寒芒刺目的短匕,一左一右,双匕齐出,一匕肋下横切,一匕由上而下的扎向肩臂。

胖子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杀给吓了一跳,浑身一个哆嗦,脚下一歪,斜斜地一个踉跄跌向一边,却是无巧不巧地避过了对方的双匕袭杀,堪堪躲过溅血的一劫。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瘦削血衣人一击无功,飘身而退,比风还要迅捷地退回了原地,就像是他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未挪动过一步。

胖子欧阳无忌却是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伸手抹去脸上被吓出来的豆大的汗滴,一脸惊惶地望向对方。

瘦削血衣人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冷然一笑,像是终于看到了一堆砧上的肉,可以为血影楼争回几分颜面。似乎巳见到了这胖子被一刀刀切割的凄惨模样。杀!心底一声暗喝,脚下一点地,身形再?一荡,瞬间便出现在欧阳无忌身后,双匕再次齐出,直插对方腰后的两肾部位,如被不幸扎中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殊不知,胖子脚下又是一踉跄,笨拙的身躯一下朝前扑跌,锐利的匕锋竟是贴着他的腰背险险划过。又是巧合?只怕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已,两番必杀的一击尽皆落空,纵算对方有十足的准备也难如此轻易的化解,血衣人脑中顿时闪现出四个字;扮猪吃虎!

这种层面战斗,能够从容出战的人又岂会是菜鸟羔羊?瘦削血衣人忽然有点鄙视自己,竟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怪只怪这胖子的模样,不用演戏都可忽悠一大片人,那一连串的踉跄,跌扑,斜倒,看似惊惶笨拙,仔细想来却是妙到毫颠,似对自己的意图,出招的方位和线路了然于心,如无超绝的实力和无比的自信,又岂敢这般以身弄险,貌视被忽悠的对象从头至尾都是自己。一念至此,不觉背心渗汗,那里还敢继续冒然攻击。摆明了,对方不是在挖坑,就是在戏谑自己。

吼!正当瘦削血衣人再击无功,身形正欲飘退开去,忽闻一声惊天狮吼,顿觉脑门一震,两耳嗡嗡,全身气机一窒,双腿竟是有些不听使唤,移动间甚感吃力,所幸巳和对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脱离了有效的攻击范围。

呛!大剑出鞘,重达五十斤,在胖子的手中却是举重若轻,凌空挽出一朵剑花,看似笨拙的身躯巳歪歪斜斜地冲到了瘦削血衣人面前,速度似慢实快,否则对方又怎会来不及闪退避让。

手腕一振一剑三连击,气势吞天撼地。堂堂正正一往无前,没有任何花哨虚式,剑剑劈山裂石。

似被对方斗然暴发的吞天气势所慑,瘦削血衣人根本不敢正面接招抗衡。双匕隐于肘后,瘦削的身形连环闪烁移动,意欲摆脱对方剑势的笼罩。骇然发现已被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机牢牢锁定,无论移向何处都是滔滔剑芒奔湧纵横。所有的方位角度都在对方凌厉的剑气笼罩下,所谓的速度此刻巳成了笑谈,毫无用武之处。此时若没有点真材实学,只有等着被人分尸的份。

身为天字级杀手,又岂会是等闲之辈,匕光一闪,忽然穿透漫空剑影,诡异地削向对方的下盘双腿。

对方竟然蹲身贴地进行反击攻杀,欧阳无忌惊觉时巳迟了半分,匕光划破裤管甚而伤及了皮层肌肤,腿上传出一阵痛感,显然巳受了伤。

一击得逞,瘦削血衣人趁对方剑势微滞之际,双匕幻出一片光华左右斜削横切,专攻对方腰下部位,连环逼杀快捷狠厉。

凌波微步!欧阳无忌身形如波似浪,起伏跌荡间看似险象横生,偏偏匕锋总是擦身贴体划过,每每总是有惊无险。

瘦削血衣人夺得先机,气势飙升,一轮强势的凌厉袭杀逼得对方左闪右避,不得不回剑自保。

欧阳无忌身形扭转间回剑一荡,封住了对方袭杀而来的所有匕锋攻击,瘦削血衣人的右手匕锋顺着对方的剑势一沉,由下往上的一翻,骤然刺向对方下腹,左手也没闲着,划出一道诡异的寒芒,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扎向欧阳无忌的右胸,一招两式,无比的凶狠刁钻。

剑影匕光,一切发生得太快,肉眼视线跟不上变化,电光火石间的惊险搏杀嘎然而止,瘦削血衣人仍保持着单膝跪地,手中双匕,一匕切腹,一匕刺胸,就此定格。

胖子胸前的衣衫破裂开来,透出里面的金絲软甲,并无血渍渗出。此时的欧阳无忌却是怒目园睁,双手握剑斜指地面。

场面诡异地静止下来,谁胜谁负?

吼!胖子突然再次发出一声狮吼,瘦削血衣人跪地的身子猛地一震,整个身躯突然从中间整齐地分裂了开来,血光迸射中,一堆内脏滑落一地。

天字级的杀手,被人一剑分尸,場面血腥而惨烈,这本就是杀手的宿命,没人惊呼唏嘘,只是寂静的空气中多了几分血腥,还有些许因愤怒发引发的杀机。

埸面陷入短暂的沉默,双方都没继续派人出埸,似乎都在考虑接下来如何应对?血影楼连战连败,三位天字级的杀手,两人被割下头颅,一人更惨烈的被劈成两瓣,不但损失难以估量,声誉更是一落百丈,颜面无光。接下来的两埸根本毫无胜算,不定还会多两具残肢断臂的尸身。眼下的优势就是人数上尤胜对方十倍有余,围而杀之也不是不可能。

金衣人面罩下的目光不停扫视着陆随风一众人,犹豫着一时难以决断。

事实上,这些杀手一旦从阴暗中现身,就巳再在不具备任何危胁,仅凭陆随风一人就能在倾刻间将其整体灭杀。

但,接下来仍要面对血影楼无休无止的纠缠和袭杀,此处也不过是对方比较重要的一个巢穴而巳,诸如此类的地方应该还有不少,一个个的接着杀下去,实非明智之举。眼下凶威巳立下,对方一连折损了三名天字级的杀手,如能就此坐下来谈谈,或许能冰释前嫌,令其放弃任务,因为这块骨头真的不好啃,牙齿都嗑丢了几颗,却连一根毛的收获都没有。

然而,就在此时,十一个腰间挂着"地"字腰牌的血衣人,像是在暗中得到了什么指令,齐齐当先跨步走了出来,气势冷冽凶唳,每一个都俱有生死境中阶的实力修为。

一名眉心处横着一道剑痕的银衣人,噬血般的舔了舔嘴唇,冷气森寒地道:"偷袭暗杀本是我等专业职能,没想到今日却反栽在你等的偷袭暗算之下,此仇若是不报,这"血影楼之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银衣人话毕,手一掦,一众血衣人似得到什么指令,血影一阵连连闪动,上百人相互穿梭,交错换位,看似一片混乱无章,实则乱中有序,像似受过千百次训练般的默契纯熟,呼吸间,已迅速组合成十一个阵营,每个阵营都不少于十人。临埸变阵应对,战略意图清晰明确,每个十人阵营将围杀对方一人,势在必杀!

"杀!一个不留!"银衣人一声冷喝,果决的下达了的绝杀令。

十一个阵营同时联手聚气凝元,齐齐隔空发出惊涛骇浪般气劲风暴。

一波一浪的狂暴气劲势如滚滚洪流奔涌碾压,每一道气劲狂澜分别袭卷向一人。倾刻间,便将对方的十一人强行地隔离开来,形成独虎对群狼的作战格局。

这是一种俱有战略性的搏杀势态,以众虐寡,分而绝杀。这些杀手死士个个训练有素,彼此间的配合十分默契,攻防进退有序,攻击刁钻阴毒,且人人悍不畏死,只求伤敌杀敌,不求自保,难缠致极。

陆随风等人,呼吸间便被对方纷纷隔离开来,每人都毫无例外的陷入对方十人以上亡命围杀中,情势堪忧,不容乐观。

一时之间,空旷的洞穴内,刀光纵横,剑影翻飞,血光迸发,惊呼狂吼中,铿锵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狂暴的劲气旋流肆虐地炸响轰鸣,山壁坚岩为之簌簌震颤。

纵观全局,血影楼情势占优,局面看上去一片大好。对方之人皆在重重的绞杀中苦苦支撑,败亡只是时间早晚之事,此战的胜负几乎巳无任何悬念可言。

唯有那位金衣人却不这样认为,此时的眉头深锁,古井般的眼眸中浮起一抺微不可觉的凝重之色。他似乎比所有人都看得更清楚,对方之人虽身陷重围,以寡敌众,看似左支右挡,险象环生。然而,战至此时仍无一人被重创倒下,或被当埸绞杀身亡。

天津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上海中大医院怎样
贵阳癫痫病医院什么样
上海正规白癜风医院
郑州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