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630章 625 世界线的激烈碰撞(1)

发布时间:2019-12-05 04:37:03 编辑:笔名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630章 625 世界线的激烈碰撞(1)

现在赛博坦还不知道因果论的可怕。¤,

因果论也称因果定律或因果法则,是指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个原因和结果。一种事物产生的原因,必定是另一种事物发展的结果;一种事物发展的结果,也必定是另一种事物产生的原因。原因和结果是不断循环,永无休止的。

譬如説!

你找了一个老婆,生了一格女儿。然后这个女儿就是老婆,然后这个老婆就是……反正也没説是谁的老婆,但也就那么回事吧。

总而言之,既然敢开后宫!就要背负起一系列后果的。狮子称雄于母狮群中,就要做好被其他众多雄狮围攻的准备;皇帝毅力于大地之上,就要做好平均寿命三十九岁的心理准备。

他带着泰瑞尔走向王宫的时候,丝毫不知道其实爱丽斯菲尔已经准备好了键盘、主板和搓衣板——人生就是这样才精彩嘛。

“……这世界还真是精彩啊?”

有一位“女士”,她的武力堪称。她的战斗力完全碾压同龄人,她的战技惊若翩鸿!她是部落内年轻的女剑圣,她是整个霜狼氏族伟大的女战士,她是能把她丈夫打成弱受的女人。

迪妮莎——别惹老实人!

迪妮莎现在的心理活动很简单,简简单单的做人看来是不行了。

“看来的确需要管教管教了。”迪妮莎的心理活动很简单——她看自己家里面不纯洁的很。

家里面一共四口人(不算干女儿和复制人),她一直是放任不管的。毕竟一家人也有各自的**,老实説一个大家族她反而感觉到一种甜蜜和温馨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近被越来越二的行为有些痛苦。

对于自己选择的爱人,自己当然表示满意!自己看上的男人有问题岂非説明自己有问题?更何况自己这边可是布尔凯索人的夫人!自己还能有啥不满意的?不过嘛……不説话不代表自己没有观察,这么久了发现自己爱人脑子不正常,短根筋,关键时刻掉链子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虽然在搞外遇方面经常掉链子让迪妮莎颇为满意,但是别的地方能不能麻烦您精明diǎn?娘炮脸?——当然这话不能明着説,否则这家伙真有可能哭出来——老娘真是日了狗了!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也就算了。

这diǎn生活琐碎,迪妮莎的不满在平时的武技锻炼中就能被消除。实在不行就去东北找维京人,杀杀海盗,找找怪物的麻烦。

东征之后回国,遇到的问题是爱丽斯菲尔的、尼禄的、爱丽斯菲尔女儿的,尼禄复制人的。稍微觉得莫名其妙似乎被冷落了的迪妮莎……很是不爽。于是就杀杀海盗,找找怪物的麻烦。

海盗和怪物真是日了狗了,这么倒霉——狗也挺倒霉。

近一段时间,自己的丈夫很跳,跳得不行。国家也跟着一起疯,人民也跟着一起闹,不过看上去大家都很幸福的样子就算了——不论如何也只是作为一个纯粹的战士,迪妮莎也不打算参与到拯救国家的路途上去,挽救失足青少年也不是自己的愿望。

不过……

“不説话真当我什么事情都不干吗?”

担负起拯救家庭的使命还是应该的,搞了半天原来还是迪妮莎有正行——虽然……也属她疯狂起来可怕。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巧了!——”暗中监视一切,确切的来讲是不让这个家庭因为一个个的抽风而快速分崩离析的迪妮莎不仅长叹一声。

顺道捏碎了一直举着的玻璃杯子,任凭玻璃渣如同纸片一般从手上打扫干净。穿好了自己的装备,拎着自己的大剑就往外走——去找自己的人。

诶呀,在王都混了这么久不可能三亲六故一个没有不是么?起码王都生活着一百多个倒霉的布尔凯索战士作为究极近卫军,关键时刻可以拿来拨乱反正。迪妮莎都想好了,如果日后发现自己的家庭中出现什么问题,比如説如果哪天真的发现赛博坦搞基,就率领近卫军打断赛博坦的四肢拎回部落教育下半辈子;如果哪天真的发现爱丽斯菲尔实质性的威胁赛博坦搅基,就把爱丽斯菲尔从王位上拉下来把赛博坦扔上去。如果哪天有什么自己看不顺眼的小婊砸敢……自己就过去把对方剁碎!

这一次呢……当然也属于拨乱反正,因为迪妮莎哪怕站在野蛮人的道德水准上,也很是看不过即将发生的事情。

——野蛮人都觉得不文明的行为——

为了体现自己头dǐng的金冠实乃天赐而非人为,自己手中的权杖乃是法律而非朽木。位高权重的人总是要体现出贱人就是矫情这一diǎn,不矫情矫情简直没法造出大家的差别感,也就无法让底层p民信服。所以就连上个厕所都得改名叫出恭,吃饭都得叫用膳——

见老婆还要等着被传唤。

有的时候赛博坦就觉得这一diǎn不好。

“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未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丈五犹披被。”这是赛博坦想要説的话,不过骈文四六没办法让身边的人听懂

。翻译这种事情自从世界线正常之后,什么汉语是龙语之类的buff早就没了。

“赛博,你在説什么?”一旁跟在自己身边的泰瑞尔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家,没想到到了家门口进不去了。”赛博坦没办法的摇头无语,表示这种事情听让人悲哀。

“哦……”泰瑞尔也没説什么,因为有些事情她懂了——当初不谙世事是因为真的没来过下面的世界,等来了之后才发现连吃饭都特么得小心diǎn别吃撑死,泰瑞尔虽然不是智慧天使但好歹也是高级指战员,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

“你平时回……‘家’,也这样需要通报么?”

“完全不需要,今天那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带着你,他们有戒备心吧?”

“我觉得倒不是呢……”泰瑞尔心里想着,不过这次她终于全明白了。有准备就是好的,到时候就可以面对各种各样的宫廷斗争——毕竟这些年早就已经看穿了很多问题。

“嗯?——依文?洁琳?平时你不是值夜班的么?”忽然在走过王宫中央天井花园,通过二楼回廊来到自己老婆的三个休息室之一的大门前,赛博坦敏锐地发现了些不太对劲的事情。

一个平时白天不出现的女吸血鬼出现了。

“呃……赛博啊——我也不知道。。”有些惨白的脸颊此刻白的有些怕人,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颜值相当高的萝莉凭借着种族优势,晚上有的时候在自己妻子身边守夜。顺道呢,有可能还要听听自己的墙根——这种级别的人物其实已经十分内部了,属于那种一旦有机密泄露个砍死的人物。

“你脸色怎么不太好啊?”这个女孩怎么今天这么奇怪?

“我们一向和圣光并不抵触,不过这位……圣光力量太强。”往后退了一步,依文洁琳表示自己受不了了,小萝莉此时此刻有重要逃跑的样子:“我离远diǎn就好了,你们进去吧,陛下在等你们。”

“哦……真奇怪。”赛博坦摇摇头,拉着泰瑞尔的手就往自己老婆的休息室里走去,隔着很远就能听见鼓乐的声音——爱丽斯菲尔对这种事情还真是听不烦啊。话説自己也认识对方有几年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爱丽斯菲尔还真是驻颜有术呢。

“爱丽斯菲尔——”

见面的时候当然要亲切一下,不过总是见面就是另一嘛事了。普通的生活会冲淡很多事情——

“哟——赛博~”

但是这一次爱丽斯菲尔很奇怪,似乎是精心打扮过了一样……干嘛?你又要参加国会?不对啊,参加国会你不这么化妆啊……估计是去参加贵妇人的聚会吧?这倒是有可能,这种午茶会(茶话会)倒是经常看到爱丽斯菲尔盛装出行,比祭祖还上心。

热情似火般搂着赛博坦的脸贴了起来,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呃……爱丽斯菲尔,怎么了?”被对方亲吻了一下,热情拥抱在一起的赛博坦还云里雾里:“你要去参加聚会么?”

“本来是要去参加高文公爵夫人的聚会,不过听説你要给我介绍个新朋友。”爱丽斯菲尔搂着赛博坦问道,这位漂亮的太太示威性地,却又无时无刻不再微笑着打量着面前的泰瑞尔:“啊,是她么?”

“……”

泰瑞尔此时此刻的神色也很是紧张。

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强大啊!但是却又捉摸不定,这种感觉就好像身临其境参观原子弹模型一样,或者压根就是摸着河南农村小作坊里生产出来的原子弹。威力十足却又如此不真实,不可思议却又摆在眼前——

小小的身躯,真的蕴含了毁灭世界的力量?泰瑞尔哪怕现在还是没搞懂——为什么眼看到爱丽斯菲尔的样子,就有一种……“世界已完蛋”的错觉。

“是的,爱丽斯菲尔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泰瑞尔,曾经至高天的正义天使——泰瑞尔,这位是我的妻子,英伦的女王,同样信奉你的爱丽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你们认识一下……下……呃,嗯……好歹説説话行么?你们笑得我好害怕……”

广西柳钢医院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陈锋
拉萨治疗白癜风方法
云南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济南治疗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