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繁花城市

2018-11-01 11:04:48

繁花城市

这是三个月来他次进她的房间,眼前真实的存在与想象截然不同。浅褚色的衣柜和双人床散发出淡淡的原木清香,空气中夹杂一点樟脑的苦味,灯光不强烈,懒散而暧昧地落在白色的棉布床单、碎花棉被,以及插在清水里的几枝百合的纯白花瓣上,温馨得如同走进草原白色的毡房。

她穿粉色蚕丝吊带睡裙,半干的头发蓬松开,像海底寂寥而张扬的黑色海草,有迷迭香、柠檬混合的甜味。

彬,我喜欢你衬衣上的木扣子。他回应她,不自然地笑,他笑的时候会露出雪白的牙齿,像个孩子似的毫不设防。他不正视她的眼睛,总感觉那是两汪黑色的深渊,潜藏着神秘而强大的吸纳引力。她开始抚摩他的浅褐色衬衣的衣领,修长而美的手指下滑,落在他胸口第二颗扣子上。那是颗圆形的原木扣子,纯手工磨制,表面涂一层明黄色的颜料,他也喜欢它的精巧。他清晰地听到她均匀地喘息声,像某种幼兽。

她突然地笑,离了他,走到门口啪啪把灯关掉。黑暗中,百合清香弥漫,安静而迷离,她媚惑而激情,他们开始做爱。他是有点慌乱的,紧张而惘然,在攀上顶峰时甚至感到无助与愧疚。

她到浴室冲澡,没有开灯。他迷糊地躺着,她的棉被和枕头上有浓烈而陌生的香水的味道。小秋不用任何牌子的香水,她身上是天然而淳朴似婴儿有的奶香,小秋是他的女朋友。离开北京两年多,他对小秋的思念像种在心里的一棵树,经常会不可遏止地拔节生长,他常能想起往昔的片段,光膀子在球场打球,小秋默默站在场外,一起牵手逛街,在街角吃廉价的冰淇淋……回忆是对往事的眷恋,像食草动物反刍那样仔细回味,带着神圣的满足感。

她重新躺回床上,潮湿的头发如细小而锋利的刀刃,贴在他的胸口,冰凉像脉冲急速传导,周围的肌肉群不紧微微颤缩。他说,晴,我有女朋友,她在北京上学。我知道,我们只是房东与房客的关系。她侧身拉紧被子。

他没再说什么,默然穿衣下床。拧开冷水开关,冰凉的水从头顶倾泻而下,覆盖他全身每处喷张的毛孔,冷水浇在温热肌肤表面的刹那,寒冷由外深入,他压抑住情绪,没有高声喊叫。

第二天,他起得很迟,但还有足够的时间赶去上班。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看到她正蜷在柔软的沙发深处吸烟,头发杂乱如草,精神却好,脸颊处竟有了浅浅的红晕。玻璃桌上是一壶新煮的咖啡,热气袅袅,香气甜美,旁边垃圾筒里堆叠着几枝已经枯败的百合,像掉进旋涡里的几具白色的尸体,逆来顺受,无所依傍。她瞟了他一眼,说,老人常说在屋子里养百合容易招来鬼魂。你信这个?信。她轻松地吐出一口烟,薄薄的日光里,烟雾细小的青色颗粒清晰可见,徘徊在她的周围,像无数浮游包围着它们庞大的食物。

他的突兀地响起铃音,是小秋,彬,我周六下午飞厦门看你,他含糊地答应。

你女朋友要来?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捏住一把金色小铁勺慢慢地搅动杯子里黑色的溶液,这是我托朋友从日本带回的蓝山,来一杯如何?你知道我不喝咖啡。是吗,咖啡可是好东西,叫它毒品也行,尤其是这蓝山,味美香醇,它和香烟,英俊的男人是我生活里的“三大件”。她放肆地笑起来。

他向来不知道如何应答她的话,她总是带着看透世俗的冷漠与不屑,肆意调侃周围的人与事,从不坦白,也不打探。他不能理解她如此的态度,就像不能理解她可以不化妆出门,但在商场柜台买大瓶状的毒药。一种生活方式经日目睹,渐成习惯,印进脑海,感觉变得麻木,不再有是与非的评判。她常常穿家常衣服出门,凌晨回家,白天拉好窗帘关紧门睡觉,像一只夜行的猫,神秘地过活,我行我素而个性十足,世界是平庸的载体,她是自己不可替代的主宰。

,他开口请她周末去机场帮他接小秋。可以,她说,但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什么要求?晚上到我房间里我再告诉你。她冲他眨眼,然后一仰脖潇洒得喝光杯里的咖啡,她又咯咯地笑,露出一口因吸烟过度而略微发黄的牙齿。她其实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大眼睛,漂亮的眉,饱满的唇,有着百合样不张扬的美丽,但她似乎轻视自己的美,或者是可以隐藏,她衣着邋遢、随意,只穿宽松的衣服,发旧的仔裤,从不化妆,头发凌乱、油腻,神情冷淡、萎靡如一朵枯萎中的花,谜一样的女子。

他每再说话,随手紧紧领带,出门上班。他的公司在市中心的帝豪大厦内,据说帝豪大厦是全厦门拥有白领多的写字楼。他在一五楼一家台资贸易公司做营运部的主管,工作杂而忙乱,竞争激烈,难得有放松休闲的时候,来厦门三个多月,他没去过声名远播的鼓浪屿。在里他对小秋说,等你来厦门,我们到鼓浪屿看老别墅,听海涛,登日光岩,吃海鲜。工作再忙碌,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亚里士多德说,休闲让我们更好的生活。

周六晚上十一点四十他才回家,因应酬比平时晚了两个多钟头,房间里没有开灯,一切静悄悄地,窗台上的两盆羊齿植物在月光下安静地生长。小秋合衣躺在他的床上已经睡着,他轻轻地亲吻她的额头,帮她脱掉粉色的衬衫、裙子,他说,你终于来到我身边了,秋。

激情退去后,他起身去浴室,走过客厅的时候,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进来的是晴,在门口看到赤裸着上身的他,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风从她身后开着的门间钻进来,带来外界潮湿的空气,还有清爽的花的香气。你脸怎么了?跟臭男人干了一架,挺过瘾。她用手臂揩鼻子上的粘稠的血,手腕上两只银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夜的空间里被放大,延绵了许久才消失干净。他和她面对面,像互相对峙的对手,没有言语,没有进一步行动,仿佛突然间被点了穴道。似乎过了很久,晴关上门,从他身边安静地经过,走进自己的房间里。此后,一连几天晴没再出门,她蜷在沙发里吸烟,喝咖啡,通宵看盗版影碟,依旧常棉体恤和旧仔裤,光脚在房间里落漠地走来走去。

小秋不喜欢她,不主动与她交谈,虽然晴常冲她友善地笑。小秋是地道的北京人,身上是城市和家庭的优越感,以及长久积聚起来的道德标准,她不能接纳一个衣着邋遢,嗜烟、咖啡如命像晴一样的反传统女子。她对他说,彬,我们搬出去住,找个安静的房子。这样挺好,再说现在房子不好找。他从包里拿出一只软膏,你给晴送去,借此缓和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不去,要送你自己送。小秋接过他手上的玫瑰进了房间。小秋喜欢红颜色的玫瑰,大学时,他正在追她,几乎每天送她红玫瑰,他爱她,宠爱着她,她在他面前耍大小姐脾气,对他,对她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他只好亲自去送,晴惺忪着眼睛给他开门,她抬起眼睛很认真地看他,苍白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生活不可逆转地继续,像河流流过或干裂、贫瘠或湿润、葳蕤的土地,时而缓慢,时而急促。白天,小秋在房间放王菲的音乐,打扫房间,忙完了会坐在阳台的软椅里,出神地看远处地面广场上浮动的人群,跳跃的鸽子,晚上,她为他和晴做拿手的北京菜,三人在客厅沙发里聊天、看电视,但大多时候,晴都在沉默,一根一根不间断地抽烟。日子平淡如水,偶起波澜,也会很快速地作浮云散去,没有高兴的事,也没有悲哀的事。晴再次恢复了昼伏夜出的生活,仍然素面朝天,喷华丽的毒药香水,她更早离家,更晚回来。他工作依然忙碌,答应带小秋去鼓浪屿玩的事也一直因为忙渐渐淡忘。

一个月后,小秋要回北京,继续她三个月的研究生课程。在机场安检前,小秋踮起脚跟亲吻他的脸颊,然后挥手向他告别。他回头看机场大厅大玻璃外的天空,发现外面已经在下雨,雨水飞扬,漫无目的,洒落一地的清凉与无边的惆怅,他的眼泪不自觉地流出,晶莹的泪滴咂在纤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上,微弱的声音被喧哗和轰鸣声完全吞噬。南方的梅雨季节悄然来临,听厦门本地的同事说,这样淅淅沥沥的雨会持续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之后是夏季的炎热、高温。

天天晚上都在下小雨,他穿厚棉布衬衫坐在沙发里,同晴一起看她从公车站地摊买来的盗版影碟,几乎全是欧美非主流电影。因为下雨,晴晚上很少出门,雨天是我的假日,我的身体会潮湿、发霉。她跟他讲在乡下读中学时的事,末了,她说,爱情是奇妙难琢磨的,它降临的速度与年龄成反比例,年少时,爱是一切,现在,它却不容易发生,也许是我自己期许太高,像个孩子似的需索无度,渴望纯粹而完美的东西。她狠抽一口烟,然后重重吐出一口浓厚的烟雾。

他安静地听她的故事,认真的好象回到了小学课堂,坐在明亮的教室靠窗位置上听声音柔和的老师讲课,而她更像忏悔,解剖过往记忆,一点点地撕开,展示给他鲜活的印记。

细小的雨珠打在窗户上,没有声响,雨水在玻璃光滑的表面汇集,悄然若飞鸟掠过平静湖泊,往下流成弯曲的小水溪,于是玻璃像爬满了透亮的蚯蚓。他和她在她的原木大床上疯狂的沉沦,如同苍茫的海面上两个孤单无依的渔人,似乎只有靠身体的紧紧拥抱才能满足肉体和心灵的安全感。他亲吻她小巧的耳,湿润的眼,胸口上褐色的痣,她的皮肤因长久吸烟、喝酒,不规律的生活已经不再温润,变得干燥,有土地被太阳暴晒后的土腥气,混合毒药的香味,汗液的咸味。你是毒药,在攀越到高峰上的时候他一边颤抖着身体一边把脸贴在她的脖子上说。

小秋的常常在深夜打来,彬,你爱我吗?爱,你想我吗?想。他小声地应答她。

晴裸着身体坐到窗边,拿烟点上,烟雾扩散开来,很快就淹没了她。暗中模糊的晴静静地抽烟,海草般蓬松的长发,苍白的面容,像一朵躲在阴暗处偷偷枯萎的花,心已死,暗香犹在。他感觉周围的一切存在开始漂浮、游离,近在咫尺,却没有实在的触觉,他在虚无的中心踟躇,惘然而不知所向,他的头像朝深渊里扔进一块巨石,巨大的冲击力让它疼痛。他默然,热的泪滑落,闪着飘忽而暗淡的光亮。爱情是自欺欺人的把戏,享受它的快感,无视它的结果,无尽地需索,痛苦地麻木,终它会如眼前烟雾,缓慢或急速地消失干净。

几天后,他看到晴从巴黎春天买回大堆的化妆用品,搬在化妆台上,端然坐在镜子前仔细地打扮,涂浅色的的唇彩、胭脂,画浓密的眉,换上Lee的绿色裙子,细高根凉鞋,她说她新认识了一个法国男友,打算一起移居国外。她笑着望着他,生活残酷而真实,霸道而无情,我需要为它舍弃,十八岁我舍弃我的贞操,无奈也好,抗挣也罢,同样是为了尝试一种从未尝试过的生活。他翕动着嘴唇,欲言又止,终他说,我得回北京,因为小秋怀孕了。

毯式秧盘
星力平台
粒冲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