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原罪未央 百四十九章 秋天的小镇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6:13 编辑:笔名

原罪未央 百四十九章 秋天的小镇

三人行的气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温情,尤其再加上那么两位存在感十足的骑士,就更是有些诡秘横生,小小觉得不能总是因为自己的磨磨蹭蹭和犹犹豫豫而拖了别人的后腿,索性就不管那自愿做跟屁虫的死神大人了,反正是他自娱自乐,她管不着也不想管。

“这个利迦百农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顾小小怀里抱着小猫“铃铛”,肩上停落着王雾鸟小法,颇有点儿动物保护组织形象大使的味道。

“小镇。”

爱德华依旧发挥着冷面贵公子的特长,让人无法掌控到一点儿情绪,甚至连下个注赌一下也是会让人需要考虑好久的类型,看来在赌场上赌他的情绪是个自讨苦吃的选择。

小镇么……

只是看着这块躺在分外旺盛的草丛里的标识牌就难以产生有关明媚的好感,这说重要也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怎么都没有人来管、就这样丢弃在这里,先不说别的人,这里的镇长也太不负了吧!

随时都记得要满足自己旺盛的求知欲,乖宝宝很天真地发着嗲道:“这些黑色的颜料是什么?是当地新兴的艺术吗?”小小指着牌子上好像是喷绘上去的星星点点,黑色不太纯正,而且看样子是在印有字母之后才喷上去的。

“是血。”爱德华和死神沙利叶一齐予以答案,两个人瞅了对方一眼然后就又不再理会对方。

该怪这两个男人说话的口吻好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吗?

顾小小的继发性反应相当迟钝。

时间她还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逗她,一边在搜肠刮肚地寻找反击的方法,一边嘴上不忘一丝不苟地打趣哼哼着“你们的话不能相信,想吓我没门”这类看似洞悉了然实则傻了吧唧的自我陶醉。

其实是被耍惯了,小小有时真的很想唱一句“男人的心思你别猜你别猜”。

直到在自己有些做作的表达之后持续了整整一分钟的沉默,小小这才意识到两个男人都是认真的。

原来谎言也是可以这样被期待的,只是她知道这不是因为深受其害而造成的倾向扭曲,而是因为怕极了现实的残酷和恐怖。

“也许是家畜的血。”

自我安慰的目的是露骨的,不管男人们是自有温柔还是懒得多此一举,只要没有去反驳就是对她的对待。

顾小小退了几步走离了这块酷似残骸的标识牌。用一种全景的方式去观察他们所在的地方,看起来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可答案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这种被动型的难以言表的感觉很是磨人。让人很憋屈。

“怎么了?”

爱德华发现小小咀嚼着嘴放了一个又一个无声的空气炮,皱着眉口吻好像善解人意的大哥哥,只是他是那种酷酷的、怀揣不为人知的秘密的大哥哥。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

爱德华打眼扫了一遍四周,然后又转回小小的身上。“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哦。”

愣愣地点点头,可小小还是神游在那些不解的思绪之中,跟着男人的步伐走在他的身后,这种摸不透的朦胧感让她不安。

爱德华走在前面,顾小小抱着铃铛紧跟其后,视线拉扯起仰角随着道路张望,小小紧闭的嘴唇微微有些发白。

感受到在两人之后屁颠屁颠的跟随,爱德华压低了声线道,“员工守则第36条,不能因为私事而妨碍到工作。”

“我是顾小小的监护人。你们私下签订合约本来就有问题,这家伙还是未成年呢!”

这厢说得头头是道的死神大人还真是有点监护人的势头,没听到当事人顾小小的反驳以为是自己得到了默认接受,他压根没发现其实她根本是心不在焉。

“要投诉找boss(老板),别来我这里唠叨,很烦。”

“这么说,我可以带她回去了?”

“不可以。”

“为什么?”

“她现在是我们公司的一员。”

“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你们怎么忍心压榨?”

“我觉得缚鸡这种小事她还是能够做到的。”

“重点不是这个好吧?”

“那就是了,都不是重点还啰嗦个鬼啊!”

“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反正不是人。”

“没错,我是死神。死神啊!有没有啊有没有!”

“有没有什么我没兴趣,不过这里面有半毛钱关系?”

“我是死神,我要带她走你又能奈何得了我?”

“无聊。”

“我哪里无聊了?可恶。小小你来评评理。”

小小被噘着嘴卖萌的死神大人拽着胳膊晃荡,可她就好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完全不为所动。

根本就没看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涉是怎么从沉默到这厢有礼,接着礼尚往来再到火星四溅,死神大人说不过人家就开始拿噱头压迫威胁,结果落了个吃瘪的惨烈下场,那边两位骑士早就乐开了花不亦乐乎。还专门将幸灾乐祸搞得盛大非凡,只是关键的核心话题人物顾小小还是没注意到这一切。

“小小,小小,你看他。”

都有点狗血了,死神大人今天是吃错药了,不然就是头脑发热到了400度。

“就你这样还监护人,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爱德华嗤笑一声,可难得的是眼看着气死人的嘲笑,沙利叶也没有出手对他做任何惩罚。

这仁慈有些可怖,该说是意味深长吗?

反正这男人不是真的想要改变就是葫芦里藏着药卖。

“停!”小小在聒噪吵闹的男人中间伸手做了个象征“停止”的姿势,然后她出声发出疑问,抛在空中的话语应该是抛给两个人的,随你们去接,目的是要得到正确的回答。

“现在还是冬天吧!”

“冬末春初。”沙利叶回了一句,不知道这小家伙问这个想要干嘛。

“爱德华,我们开车行驶了再远的距离也不能跑到秋天吧!”

“这是什么话?”同时一震,他们望向小小。

“你们看这里,哪里有冬天的痕迹了,明明是秋天啊!”

顺着小小的指示望过去,到处都是枝叶繁茂和旺盛的灌木草丛,只是植物的颜色有些不协调,说黄不黄说绿不绿,很不寻常。

爱德华弯腰用手试探了一下地上的土壤,随即他的面色被严肃覆盖,“是不正常,这里的土壤湿度和触感有很大的问题,有其他的东西掺杂其中。”

“要进去吗?”

问这个问题的是沙利叶而不是小小,看来他是想要让小小知难而退。

这么久的接触,他还是知道小小的弱点的。

一个人即使想要改变也不可能那么轻而易举,抱着这样的想法,很快沙利叶再一次大失所望。

“当然,夕夜还在等着我们呢!”

他看到小小对他回头相视一笑,雨兮洒尘,那是一种玄云纷纷御阴阳的高亢,伊人雍容,独立有当。

谢谢大家送给生欢的粽子,生欢吃得饱饱,肚子鼓鼓,祝大家做个好梦哟!(未完待续。)

抚顺市口腔病防治院预约挂号
江油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男科
南充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榆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