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嘉人等时尚杂志的东家除了传媒业还在哪里买

发布时间:2019-03-01 15:20:21 编辑:笔名

赫斯特集团,被称作是全球 “的多元化媒体及信息集团之一”。如果以创始人威廉·兰道夫·赫斯特的名字次以所有者的名义登上《旧金山考察家》报的时间,也就是1887年3月4日来算,这一以报纸发家的巨头已经拥有129年的历史。然而,时间倒是没有带来”意料中”的衰退,在不少传统媒体都在大呼日子不好过的当下,这一集团的媒体部门却似乎得以幸免于难。

事实上,据美国站 WWD 报道,赫斯特报纸业务已连续盈利四年,同时美国市场的杂志业务也连续第二年实现盈利,广播电视部门销售收入创下纪录,旗下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更是于2015年创下了盈利新纪录。

目前,这一媒体巨头,拥有15家及34家周报,30家电视台,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超过300家杂志,其中不乏你耳熟能详的媒体,诸如《嘉人》、《ELLE》、《芭莎》、《Cosmo》……而除媒体业务外,赫斯特的触手还延伸至金融、医疗和汽车数据支持与信息服务等领域,其中,的评级机构惠誉就是该集团旗下的控股公司。

而你或许不知道的是,这一传媒业的大佬,在投资方面也有着甚为亮眼的成绩。

作为赫斯特旗下5大事业部之一的赫斯特资本,成立于1995年,并于同年投资了家公司——景。此后的20多年间,赫斯特又投资了包括 BuzzFeed、Vice、 Roku、Science、Pandora在内的近百个项目,所涉领域有新媒体、广告、数据分析以及医疗健康等。就数量上而言,赫斯特资本似乎走的是所谓“少而精”的路线。据不完全统计,这其中,成功上市的有6家,16家被收购。

对于为何要做投资这件事,赫斯特资本的现任董事总经理步若锋曾在一次访谈中做出解释:

,就是我们希望能够给我们的资本带来比较好的现金回报;

第二,我们希望通过投资,给我们的集团带来很多的市场信息和洞察。比如说我们跟很多的公司打交道,成为他们董事会的董事,接触到很多新技术的平台和媒体的平台等等,这都会给我们传统媒体的公司这块提供很多的洞察力。另外我们通过这些投资,其实的确获得很多的信息,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希望将数字化投资的业务跟传统的媒体业务两者建立一些连接;

第三,我们投资了这些公司,基本上我们都是希望能够去有一天拥有这个公司,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努力的,就是说我们可能刚开始买一个比较小的股份,逐步的也许会并购它,成为的股东等等。当然并不是说每一家都如此,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这样的。

而事实上,不仅仅是赫斯特,自2010年起,很多的传媒巨头们都开始频繁投资布局。不仅是以并购为主的强势姿态,更多的是积极利用旗下投资部门或基金更早的接触和投资创新公司,甚至多方合作成立加速器挖掘培养早期项目。从而使自己的媒体帝国能在瞬息万变的娱乐发展大势中屹立不倒,并提前抢占未来的产业赛道。

中国市场自然也是他们所看重的一块要地。而赫斯特早是于2006年进入中国,与IDG、原集团共同创立了一支基金,参与投资了相对论传媒、站酷、追光动画、传奇影业、哔哩哔哩等公司。而在2015年年底,他们开始组建专门的中国团队,

嘉人等时尚杂志的东家除了传媒业还在哪里买

尝试做一些直投项目。

步若锋曾介绍称,赫斯特资本到目前为止全球已有10亿美元的投资额。就当前的投资部署来讲,中国的比重将会在30%左右。在赫斯特看来,自有资金没有持股份额的要求,股份比例比较灵活,且没有退出压力,更能关注企业的长期增值,是其作为一支家族基金与传统风投的区别与优势所在。

而不久前,我们跟赫斯特资本中国的负责人胡盈青聊了聊,以下是访谈摘编。

Q:为何现在赫斯特在中国选择以独立团队来进行投资了?

A:赫斯特资本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投资机构,只是当初进来中国的时候没有直接投资而是和IDG合作,这是作为赫斯特资本在中国的步。那也不是说我们在中国只是以LP的形式参与投资,我们本身全球都是做直投的。但在中国六七年前可能我们觉得当初市场环境还不够成熟,或者对赫斯特来说,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了解这个市场,所以和IDG(以及原集团)合作了新媒体基金。

现在我们的直投其实是和总部的投资战略非常的一致。我们几个市场之间是非常的统一,我们有统一的投资范围和看的领域。所以更多的是希望在一个全球化的战略领域可以从各个市场上学到一些不同的东西,可以应用到本地的市场。现在因为IDG两期基金差不多也已经投完了,所以这个可能是慢慢要退出的一个阶段。从比重上来说,有可能投资会多开直投这方面的合作,这个可能是今年的一个转变。

Q:赫斯特资本全球化的布局和理念,具体是什么呢?

A:比如说2016年我们会更强调几大板块,个是视频,因为我们这个媒体集团本身在视频领域介入就比较多,我们有ESPN的电视台,我们有那么多杂志的资产,都会产生很多视频的内容。我们也投了Buzzfeed这个新媒体平台,他上面有很多视频。所以我们集团其实和视频打交道非常多。然后我们在中国觉得还没有真正投过一家视频类的企业,那在这一块我们不仅会在中国看,在全球领域也会看。

另外一部分还是会非常专注于服务型的平台,我们叫服务型的电商平台。举例说明,比如说河狸家是卖服务的平台(我们没有投,只是举例说明)。电商的话我们可能看的商品类的就是卖实际产品的会比较少。

因为我们有一个理念就是我们不投有库存的电商。因为我们觉得有库存的电商做的越大,库存压力就越大,也就是说这个需要非常强大的一个资金的支持。这个就非常考验你的公司,如果犯一些错误或者走一些弯路就很有可能导致资金链断链,这将会是非常致命的一个打击。所以我们会尽量避免,因为我们本身是一个媒体集团,所有资产都是比较无形的虚拟的资产,那我们也不去碰实体商品库存这样一个模式。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会放很多精力去看服务型平台,其实这个和O2O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是O2O是非常中国的一个词,其实在美国我们的同事并不了解O2O是什么东西,所以我们更精确的把这一范围概括为服务型电商平台,这是我们第二个关注的点。

第三个点叫sensor,但并不是说我们要投硬件,我们是觉得我们身边有很多产品上面有很多的传感器,可能是温度的感应器、地理位置的感应器、速度的感应器等等,会有各种各样的功能,这些感应器会有带来很多数据,那很多公司会利用这些数据做成一个新的产品或者新的服务。比如说打车软件UBER也好、易到也好,如果不是我们里的定位系统,那整个行业都可能不会存在,因为你只能定位后才能去叫车。所以对于这种公司我们会比较期待不管是手环也好,或者未来会出现新的一些可穿戴的硬件能够搜集你的地理位置或者说你个人或者身边环境相关的数据,从这些数据制造一些新的模式也好服务也好,这个是我们比较关注会看的一个地方。

Q:相较于标的项目领域而言,团队是否过于精简了?

A:我们是比较精挑细选的,我们比较明确,我们不会看pre A轮的项目,甚至今年A轮也会投的比较少,我们会focus在B和C。那如果是这样一个阶段,而且我们是美元基金,那么其实现在还活着的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拿美元的、B轮以上的,可能也就一千多家,不会太多。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不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不像pre A或A轮如果在我刚说的这个领域来看可能会有很多很多,但能够存活到B轮甚至C轮的数量急剧下降。其实市场已经帮我们淘汰好了,基本上死完一波了再来看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个更高效的一个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