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中國青年闖非記

发布时间:2019-11-17 07:42:40 编辑:笔名

中国青年闯非记

外交官、援建坦赞铁路的工人和专家、援非医疗队的医生、开服装店的温州商人……在非洲大陆,代表性的中国人形象不断在改变新一代的中国人正大量涌入非洲,并越来越集中于企业管理、NGO等行业他们用单反相机记录非洲的画面,在社交络讲述非洲的故事他们会在艰苦的环境里与非洲人长期生活,也会因为在当地享受到柏龙啤酒、玛德琳蛋糕、PS4或者日本寿司而开心“十年前,如果有(中国)人来非洲工作或者留学,更多的人可能会诧异—那么多好的国家不去,为何却选择来非洲各种担心,各种不解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恶劣环境,也丝毫没能阻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出国门、踏上非洲热土的热情”在非10年的中国人“一个人喝着拿铁”告诉时代周报机遇与危险并存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进入非洲,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以企业员工的身份来到这片黑色大陆他们从事的行业也逐渐从工业、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福建人吴建川大学一毕业就到了埃塞俄比亚,8年中只回国两次他起初供职于表哥在埃国开设的公司,后者主营房地产以及工程类的投资现在,吴建川有了自己的进出口生意,还从事金融行业,帮助中国商人与埃国商人兑换外汇在埃塞俄比亚这个并不发达的东非国家,保守估计约有10万中国人在吴建川看来,大部分中国人都是能赚到钱的金融方面的需求由此产生,这就是吴建川的事业“这边条件艰苦,但凡能坚持下来的人现在都混得不错”他对时代周报说由于事业稳定,吴建川平日有不少空闲时间他会去打保龄球、游泳,偶尔和中国朋友小聚或者去KTV唱歌近几年,埃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愈加繁荣,娱乐场所也越来越多2012年底被派到埃塞俄比亚工作的国内某机械制造企业员工庄克浩,则看到了亚的斯亚贝巴的另一面某天晚上,登上山峰俯瞰整个亚的斯亚贝巴,成为他在非洲难忘的一夜“灯火辉煌的街市与山上点着蜡烛生活的贫困的人,给我带来强烈的对比感”他告诉时代周报在非洲的另一端,国内某科技企业的莫惠海在埃及工作已有一年,主要负责销售方面的工作,要经常外出跑业务一次,在一个偏僻破落的地方,太阳落山后,莫惠海和同事们乘车停靠路边时,忽然被几个持枪的当地人围住,对方威胁他们交出身上所有的东西“那时候感觉自己要死了”莫惠海向时代周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所有人的财物都被抢去,车也被劫走莫惠海一行人只能徒步往外走,后来他们在路上遇到当地政府军,被带到仓库保护起来继而,他们听到外面开始枪战……对于莫惠海来说,自己是否回国,何时回国,一切都听公司调遣他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员工,无意下海经商,对于非洲的机遇,他有很多保留看法NGO成为新蓝海除企业之外,NGO,正成为吸引中国青年赴非工作的另一个重要途径大量中国青年参与其中,有的甚至成为管理者和组织者26岁的广东汕头人黄泓翔于2014年在肯尼亚创办了“中南屋”这个组织的初衷是帮助中国企业在非洲寻找投资项目,致力于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走入非洲对于复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高材生黄泓翔来说,没有留在欧美发达国家,是因为非洲是一片巨大的蓝海“非洲的一切都是不一样的,空间也无比巨大,我们(在这里)拥有巨大的先发优势和成长空间”他说作为世界上个以中国走出去为关注点,扎根非洲的中国社会企业N G

O,中南屋的成员不多,也不固定,保持在10人左右他们都是中国青年,普遍具有留学背景,却选择了非洲在黄泓翔看来,具备国际视野,是他们的独特性他也限度地帮助更多中国青年走进非洲“自愿前往非洲的中国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学历高,很多来自哈佛、耶鲁,有很强烈的理想主义”他介绍道“不管是老一代还是新一代中国人,到非洲无非就是为了一个所谓的‘梦想’吧

有人来非洲是为了发家致富,有人来非洲只是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有人是迫于无奈、公司的人事安排来到非洲可是不管是那一种原因来到非洲,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为了圆各自的一个梦吧”“一个人喝着拿铁”说,“在这一点上,中国与西方在非洲的年轻人本质上来说都是一致的”2005年开始闯荡非洲的“一个人喝着拿铁”,一直从事和翻译相关的工作他供职过贸易公司、建筑公司,先后在尼日利亚和苏丹待过,目前在卢旺达在当地,他认识一群中国青年,在国内原本有安稳的工作,收入也不错可是他们毅然决然地辞职,选择来非洲做志愿者“志愿者分两种,一种是国家汉办选拔的官方意义上的援外志愿者,有津贴;另一种是NGO组织的志愿者,纯支教,无任何收入”“一个人喝着拿铁”介绍道,“后者的生活用‘清苦’来形容也不为过,大部分日子都以吃素为主,一个月吃荤的机会为数不多可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怨言,面向我的都是一张张阳光灿烂的笑脸他们有的在当地为小孩子们免费教学,也有的传授当地人种植技术,忙得不亦乐乎很多国人对于他们来非洲支教的初衷很是不能理解但是,就我个人而言,心中很是敬佩”你真的了解非洲吗“在非洲无论做那方面的创业,空白多、机遇大的同时,也会因为陌生,从而存在国内没有的风险”黄泓翔坦言,“关键就看自己能否真正走进当地、理解当地、融入当地了机会多,风险就多,反之亦然”庄克浩也认为,海外业务是一个了解世界的机会,为此他决定长期留在非洲发展“埃塞俄比亚蓬勃向上的经济形势使我们双方有了合作的契机这里经济发展快,给中国企业和个人发展带来无限契机”他觉得无论在事业规划和职位晋升上,在这里都有着极大的空间在“一个人喝着拿铁”看来,现在到非洲的中国年轻人越来越多,不管是工作、生活还是留学,都是一件好事“至少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扎根非洲,这是中国人对非洲国家认同的一种表现”“(与老一辈在非中国人相比)现在在非洲的中国年轻人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不但语言更精、学历更高,而且心态更加开放,愿意、也能融入当地,能够欣赏非洲的美,在非洲也过得开心”黄泓翔说外语水平更高,是新一代在非中国青年的特色比如吴建川就可以流利地说埃塞俄比亚的当地语言—阿姆哈拉语说起学习这门语言的历程,吴建川还是有很多体会的由于开始在埃国做的是采购和管理类的事情,和当地人朝夕相处,很多人不会说英语,吴建川就强迫自己学说当地语言,久而久之,便学会了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认可如今在非洲的新一代中国青年“居高临下,不接地气”这是一位中国“老非洲”对这些年轻人的印象这位曾经在非洲做过翻译、商人和学者的“老非洲”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感叹:“他们(这一代年轻人)笔下的非洲,只是他们脚下的非洲,而他们脚下的非洲,不过是他们愿意去的那一块非洲,除了几个当地道具,实际上跟他们原来的世界一无区别实话说他们不过去了个‘非洲主题公园’罢了看看他们在社交络上发的东西,其实去掉那些宛如风景明信片的东西,就看不出是去了那里,仿佛那里的人、社会和历史都不存在一般“我们没办法,必须接地气语言,许多人不如年轻人,但知道用非洲的方法和逻辑去和非洲人打交道”

生物谷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
脉络舒通丸为什么贵
瞬吸的拉拉裤具有哪些特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