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荷塘万岁山的呐喊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06:39 编辑:笔名

一、黑云压城  天还未亮的时候,忽然就打起了闪电。  崇祯帝从睡梦中惊醒,一把推开了趴在身上还在酣睡的田皇后,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了窗子边。  望着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和闪电,他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跌坐在了椅子上。  人常说:不怕三九天气暖,就怕正月雨打雷,而如今正逢正月二十九,深更半夜竟然不下雪花而打起了雷声,这让他惊讶之间又带出了无奈。是呀,天象异变,对于他这个堂堂大明朝的皇帝来讲,内心中的恐慌真是不言自喻。  三更天的梆子声刚刚敲过不久,大殿里寂静得悄无声息,面对如此空旷的景象,他内心生出了一阵寒意,于是,不由自主地便随口叫出声来:“承恩,承恩。”  “奴才在!”随着一声答应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器宇轩昂但是又不失恭维的太监来。  只见这个叫做王承恩的太监一溜烟地快步跑了进来,然后跪在了崇祯帝的面前,诚惶诚恐地等待着崇祯帝的发话。  “宣读战报!”崇祯帝白净的脸上透着红润,虽然睡眼惺忪,但是语调却是很坚决。  “皇上,这……您才睡了两个时辰,龙体重要啊!”王承恩爱惜地说道。  “不必多言!”崇祯帝沉下了脸。  “奴才遵旨!”王承恩说着话,便赶忙从怀中掏出各部呈上来的折子,轻轻地念了起来:  “正月二十,满清右路元帅多尔衮领兵四万攻打宁远,总兵祖大寿力战三日,不敌,城破降清。正月二十三日,满清左路元帅豪格领军三万攻打锦州,至昨日止,总兵吴三桂力战五日,打死满兵万余人,后不敌,已率关宁铁骑退守山海关。”  “该死!”崇祯帝听到这里,一阵咳嗽,然后愤愤地骂道。  王承恩神色一变,赶忙住口。  “闯贼那边情况如何?”崇祯帝问道。  “闯贼自从在西安建国后,便于正月初八率骑兵六十万,步兵四十万,东渡黄河。过河后,取道山西,直指京师,昨日已经攻陷平阳。”  “平阳失陷了?”崇祯帝失声问道。  “是,皇上,据传守将宇文灿战死,李闯要屠城三天,估计城中居民死伤无数。”王承恩据实回答。  “知道了,唉……你下去吧!”崇祯帝说到这里,把手一挥便再不多言。  王承恩望着满脸落魄的皇上,心一颤抖,便哽咽着退出了大殿。  看着王承恩悄悄地掩上门后,崇祯帝的眼泪扑啦啦地就流了下来。  皇帝是天子呀,天子怎么能哭呢?  其实皇帝也是人,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是人都会喜怒悲哀。  此时的崇祯帝望着空旷寂静的大殿,一丝睡意也没有了,他脑海里一遍遍地梳理着当前的形势,极力使自己能够保持清醒,以便做出正确的判断。  是呀,自从1627年即位到现在已经将近十七年了,从一个16岁的毛头小伙子到如今33岁的他竟然鬓角见了白发,眼看着大明江山危机重重每况愈下,他曾六次下了罪己诏,把一切过错都承担了下来,目的是希望群臣能够团结一心,共同维护这个伟大的王朝,可是,天不随人愿,到了近几年竟然是天灾频发内外交困。外有满清虎视眈眈,内有流民暴动四处抢劫,整个王朝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是自己无能吗?他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孤傲的性格中带出了倔强,他不承认自己的无能。从一登基开始,他就斩杀了宦官魏忠贤集团,使天下老百姓伸手称快,使朝廷的风气焕然一新,因而自己每每以此为荣,觉得大明朝中兴非自己而无他人,可是,好日子过了没几年,突然间便出现了天灾,而这一次的天灾竟然连续了三年,三年的天下大旱,也难怪老百姓揭竿起义了。民以食为天,一旦没粮食吃了,老百姓不造反又有何途?实际上,这种情况他是很清楚的,因而他励精图治,号召各地开仓济民以渡难关,谁曾想满清鞑子趁机入侵,在东北大地侵城夺寨,没几年坐大起来,从一个诸侯国转而变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国君,而李自成、张献忠这些流寇也竟然建立了国家,成立了“大顺”“大西”政权,这让他内心中很憋屈,于是他每每想起这些来,就不止一次地对着先王那十五个牌位而自责,他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而朱家那遗传下来的渗透在血液里的那倔强的性格又使他不屈不挠,因而即使屡战屡败,但是他还要再战,他要以大无畏的勇气来拯救这个岌岌可危的王朝,因为他是一个,而是不会低头的!  现如今,满清鞑子已经把东北三千里国土强占而去,而李自成在西安建国,并且挥师北伐,前锋已经到达山西。京城虽说勤王之师已有十五万人,但是从兵部报上来的情况得知,士气相当低落,低落的缘由无非就是一个字——钱。实际上,只要有了钱,士兵们是会以一当十勇猛杀敌的,堂堂大明朝的正规军,虽然能够跟满清鞑子不相上下,但是对付李自成的那些流民聚起来的乌合之众是富富有余,这个情况崇祯帝很自信,因而他现在考虑的是,如何能筹集到钱粮,只要钱粮充足,哼哼,李自成算什么?想到这里,崇祯帝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仿佛看见战场上流民四散逃跑,而他的部队像是虎蹚羊群一般地挥刀砍杀,李自成披头散发地落荒而逃,结果被擒拿活捉送到了自己的面前,李自成哭泣着跪在自己的脚下,祈求活命,然后他一阵痛打,把李自成的头砍了下来……  四更残漏,梆子声渐渐远去。  崇祯帝站起身形,漫步在空旷的大殿里,这时候,他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计划,那就是在今天的朝堂上,他要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捐款。  国库已然空虚,没有更多的银两支持军费,而自己亲自带头捐献,只要朝堂上诸位大臣能够以他为榜样从家中捐出钱财的话,军饷肯定能保证。如此一来,京师一战,能够胜利,这个难关也就能够度过,若然如此,乘势便能平息内乱,只要打败李自成,他自己便亲身督师出关,与那个满清顺治帝进行决战。  “我就不相信,大明朝堂堂二百多年的基业,斗不过你这个荒蛮异族?”崇祯帝自言自语地说道。  而一旦有了如此雄心的话,他的精神就饱满了,他的脸色也红润了,当然他望了一眼还在酣睡的田皇后,不自觉地就露出了难得的一丝笑容……    二、朝堂上的纷争  二月初一,紫禁城,泰和殿。  泰和殿是一座巍峨高大、肃穆庄严的大殿,这里是皇帝登基以及举行各种庆典的地方。  北方的残冬,雪花纷飞,寒风刺骨。当整个紫禁城被白雪轮罩之后,老树昏鸦、朔风怒吼的广场更是显得凄凉、孤寂。  晨暮中,各部官员零零散散地陆续走进了大殿,偶尔相互招呼一声,但是心情如果不好的话,面子上多少也带出几多虚情假意的色彩。  静鞭三声,钟响三通,随着宦官王承恩的一声“皇上驾到——”的吆喝远远传出回音,官员们赶忙左文右武地分立两厢,凝神闭气低头站立,直到崇祯帝从后堂转过威严地坐在黄段子包裹的龙椅上时,赶忙原地下跪,三呼万岁,然后等崇祯帝例行说一声:“众位爱卿,免礼平身”之时,才又起身,恢复到自己该站的位置。  当王承恩例行地喊道:“有事出班,无事退朝”的时候,只见左侧文官中闪出一人,大声叫道:“臣史可法有本启奏!”  崇祯帝面无表情地说道:“讲!”  史可法躬身说道:“启奏皇上,据八百里加急报告,闯贼已于前日攻陷平阳,兵锋直指汾阳、太原。”  崇祯帝缓缓道:“朕已知之,不知爱卿有何良策?”  史可法回答道:“皇上,贼军气焰正胜,若然汾阳、太原失守,则代州与大同便处境危矣,依臣所见,当下应赶快筹集粮饷,支助前方将士,确保贼军过不了山西,如此一来,我们便可有充足的时间调动各处兵马守卫京师。”  “爱卿所言甚是,朕今日正要与你们商议一下,看看如何能够筹集到粮饷以解燃眉之急。”崇祯帝听到史可法所言,心内甚喜。  “皇上,微臣所查户部之账目,国库已然空虚,北方各省的辽响和剿响都上缴不足,然则南方诸省的银两迟迟没有运达,不知是何缘由,故而现如今已是捉襟见肘,拿不出一两银子了。”户部尚书出班禀奏道。  “哦,既然国库空虚,以朕的意思,咱们当朝文武百官先捐助一些,以应危急,你们认为如何?”崇祯帝把自己的想法顺水推舟地说了出来。  以崇祯帝的意思,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下边就会一片响应,谁曾想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朝堂上竟然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附和他,只见这些大臣们个个低着头,大气也不出。  刹那间,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崇祯帝以为人们顾虑着该捐多少的问题,于是,他赶忙说道:“众位爱卿,这次捐款,朕要带个头,朕准备捐献一万两银子以及一批珠宝玉器。”  大学士史可法一见好长时间没人说话,怕皇上下不了台阶,于是赶忙接过话语说道:“微臣史可法原意捐献白银一千两。”  史可法说出这个数目,那是咬着牙说的,因为他的俸禄已经拖欠很长时间了,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刚刚提升的官员,以前还是一个左光斗的学生,如今在皇上面前说出如此数目,他是暗中决定即使卖了房子,也要为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的。  结果史可法一张嘴,其它官员便纷纷嚷嚷起来,嚷嚷来嚷嚷去,就是没有一个站出来捐献的。  这些大臣们是怎么想的呢?一是捐少了,怕皇上不高兴,捐多了不就是把自己以往的贪污罪行暴露了吗?二是自己辛辛苦苦贪污节俭积攒下来的钱财,一旦捐出去,那真是不舍得。三是士兵们的赏银这一直都是国家供应,我凭什么要给你出。四是你皇上出钱,那是为了你朱家的江山,与我们又有何干?大不了,我们侍候新的主人,谁当皇帝爷都要利用我们等等,实际上,更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朝堂上的人们心里都明白,大明朝气数已尽了,到现在也只能是苟延残喘了,与其做无用的奉献,还不如留下一点私房钱,将来即使王朝更替,自己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之呢?因而各人心怀鬼胎,只是窃窃私语,就是不出面说捐献之事。  唉,一旦人心如此,到了这样的地步,就是崇祯帝有三头六臂,也是难以有回天之术了!  等了半天,不见人们回答,于是,崇祯帝便问他的老丈人:“国丈,您就带个头吧!”  这句话问得好,要想让人服气,先拿自己人开刀,崇祯帝深刻地理解人心。  结果国丈的回答太让崇祯帝失望了,只听他说:“皇上啊,老臣自为官以来,一向奉公守法克勤克俭,一年的俸禄算下来几乎刚好维持生活,家里的妻儿老小、园丁杂役,那个不要钱?故而老臣几乎没有任何积蓄,但是,为了我大明江山,为了将士们能够填饱肚子,好好打仗,老臣即使砸锅卖铁也要捐献以表忠心,故此,今天老臣决定,无偿捐献白银一千两!”  当朝堂上各位大臣听到此言后,一下子便相继出班,慷慨激昂地表开了决心,你诉苦我讲困难的,乱成了一锅粥,然后你捐五百两,我捐三百两的,总共加起来才刚刚凑够一万两。  崇祯帝越听越气愤,这与他估计的数额相差简直是十万八千里,于是他大声喝道:“都给我住嘴,捐款一事,朕意已决,今天就议到这里,从明日起,每位大臣也得三千两,如若凑不够,自己想后果!”  说完此话后,他定了定神,然后叫道:“史可法听旨!”  “微臣在!”史可法跪倒堂前。  “朕任命你为督师大学士,节制江南六郡,明日便出发,到南京应天府催促饷银,不得有误!”崇祯帝一脸严肃。  “微臣领旨谢恩!”史可法三叩头之后,退回了左侧。  “散朝!”崇祯帝一脸怒气,转身就下了大殿回到了后堂。  只留下一班朝臣面面相觑。    三、女人是灾星  公元1644年农历二月初五,紫禁城。  雪后的皇城笼罩在一片迷迷蒙蒙的灰色之中,夜半寂静,整个皇宫之内没有一丝喜庆之象,更多的是月残、树枯,甚为荒凉。  “长恨复长恨,裁做短歌行。何人为我楚舞,听我楚狂声?余既兹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秋菊更餐英。门外沧浪水,可以濯我缨。一杯酒,问何似,身后名?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悲莫悲生别离,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一阵歌声从养心殿窜了出来,那苍凉的曲调幽幽咽咽、凄凄苦苦,伴随着凄厉的夜风,回荡在宽广的广场上,直让人心痛难眠,亦或是要流下泪来。  养心殿内,崇祯帝斜躺在龙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屋子中央坐着的一个歌女,直到一首歌儿曲终、琵琶声歇,才长叹一口气,然后就闭目沉思起来。  三天了,各地的失败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这让他心情十分沮丧夜不能寐,尽管饮食保养丰盛,但是明显着脸颊也消瘦了,浑浊的目光中带着焦急与无奈。  这三天里,他太失望了,他先是让他的西宫田妃娘娘回国丈家做工作,希望老丈人能够多捐献一些银两,给文武百官起一个带头作用,结果田妃回去后,好说歹说又是哭泣,又是求告,甚至于哭闹了半天,讲了多少大道理,老丈人才答应捐献一万两白银,并且顺带让田妃给他捎带进宫一个美女——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 共 35370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预防睾丸炎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
哪些原因会造成癫痫病发作

上一篇:无题1793

下一篇:大唐遗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