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阿特波斯 第七十三章 责任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6:33 编辑:笔名

阿特波斯 第七十三章

卡特琳娜想起了在莱昂港到科努埃的路上,在那间被废弃的乡间农舍里,斯温谈论自由时的模样。那个时候斯温就说他们失去了自由,卡特琳娜也对那时斯温所表露出来的哀伤和忧郁深有感触,尤其是,斯温那渴望又害怕的样子,哪怕现在卡特琳娜已经对他不再抱有好感,但是依旧铭记于心。

“所谓的自由,永远是有限度的,不会有的自由。的自由导致的混乱,你应该知道这一点,斯温,只有秩序才是永恒的,没有秩序的社会,只会带来衰弱和灭亡。”

阿特波斯的声音回荡在图书馆里,虽然它的语气很温和,就像是母亲的细语,但是一想到它的本体是虚无缥缈的,卡特琳娜就觉得异常的怪异。

斯温低垂着头,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卡特琳娜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压抑,来到这座图书馆,尤其是阿特波斯出现后,斯温身上的气息和之前就已经不一样了,淡淡的忧郁和悲伤一直萦绕着他,似乎在这里,他内心里一直被压抑的东西慢慢流淌了出来。

“但背负着这沉重的秩序基座的却是我们,不论我们是否自愿,都得被这宿命强压着前行。”

“这是你的先祖的选择,初代杰里柯伯爵愿自己一族世代承负这个宿命,所以如今你也被戴上了这副枷锁。如果你要怪的话,应该怪你的父亲,他逃避了这份;或者去怪你的先祖,他承担了这份。”

阿特波斯的口吻让卡特琳娜稍稍感到一些怪异,原本她来到这里,是为了知道午夜堡和杰里柯家族的秘密,但是现在,似乎斯温和阿特波斯自己起了冲突。而且,阿特波斯明明是被封印在这里的,被图拉真那一代的先民困在了午夜伯爵的头衔里,可是,从它的语气里,卡特琳娜感觉不出阿特波斯对这样的囚禁有任何的不满,似乎就连它自己也把这当做一项伟业,在劝说斯温承担起来。

如果真的是被封印的话,它不应该是想解除这个封印才对吗?为什么它要否定自由,强调呢?卡特琳娜蹙起眉毛,她现在对阿特波斯和杰里柯家族的关系有些糊涂了。

斯温吐了一口气,睫毛也垂了下去。“即使我想放弃这,也是做不到的,不是吗?你无法被杀死,只要人类存在,你就会存在。”

他转过身,看着卡特琳娜。“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话,就尽管问吧,这是我之前就答应您的。不论是我,还是阿特波斯,今晚必定知无不言。”

卡特琳娜看向了图书馆的穹顶,她不知道阿特波斯和斯温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斯温和它究竟是对立还是同盟。“你不怨恨吗?”她冲着穹顶问道,“明明是被封印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想出去吗?”

“我无处不在,但是哪里也没有我的身影。你对我的理解还是有所偏差,不过我很高兴,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在把我当做和你一样的人类看待。”

这话让卡特琳娜不由一滞,或许是因为阿特波斯的语气相当的柔和,她在潜意识里并没有把它当做邪恶的事物,甚至不自觉的把看待人类的思维套用在了阿特波斯身上。既然阿特波斯是没有形体的东西,那么确实它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不论是在这地下的图书馆,又或是在繁华的城市,谁都看不到它。

“那么你和杰里柯家族又是什么关系,与我们吉昂家族又有什么样的协定?为什么我的爷爷会对午夜堡如此在意,是因为你的存在吗?”

“让我一个一个回答你的问题。”一张椅子飘浮着飞到卡特琳娜的身后,她不自觉的就坐下了,“首先,杰里柯家族算是我的狱卒,他们世代看守着我的封印。不过我并不介意这一点,就是被封印起来,我也不在意。我依旧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全貌,刚才我也说过了,我无处不在,又何处都不在,地域的跨度、距离的标量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

“那么这样的封印又是为了什么?”卡特琳娜忍不住插嘴,在她听说过的故事里,需要被封印的无不是一些有着庞大躯体,能够兴风作浪、毁灭一切的怪物,而没有听说过像阿特波斯这样,不在意被封印与否的存在。

“为了避免我向人类的传输。”

“什么?”

“我自诞生以来,就在指引人类迈向进步,但是这样的行为却被你们的先民否定。他们认为我的指引是在替换人类自己的意志,即使我能帮助他们的社会迅速发展,这样的社会也只是由我的意志创造出来的,而不是属于他们的。所以他们把我封印在午夜中,就是为了不让我影响到人类。”

“可是……”卡特琳娜还是很难理解,就算是用魔法来解释,这样的事听起来还是很怪诞,“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你明明还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你也能知道我的名字,那他们要如何切断你和人类间的联系呢?”

“想要完全切断阿特波斯对外散发思想的渠道是不可能的。”斯温说道,“阿特波斯是从我们的意识中诞生出来的,我们人类的社会就是孕育它的摇篮,换句话说,它就是社会的自我意识,我们人类思想的体。我们所有的个人意识汇聚到一起,终形成了它——阿特波斯。而人是脱离不了社会的,只要处于社会之中,我们就在受到它的影响,每时每刻,任何地方,都逃不过它张开的络。”

卡特琳娜更加迷茫了,虽然斯温把阿特波斯的真正面目完全说出来了,但是她却更加想不明白,这样的存在,要如何切断它和人类间的联系。

“先民们的做法,就是把阿特波斯散发出的思维完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斯温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目光中的哀伤令卡特琳娜也不禁揪心的心疼,“也就是我,我们杰里柯来代替所有的人类,永生永世的倾听阿特波斯的低语。”

惊讶的看着斯温,卡特琳娜现在倒是有些明白斯温一直以来奇怪的表现了。他总是说杰里柯一直在为整个世界承担痛苦,原来大公主还以为这只是斯温的夸大之词,现在看起来,他是真的把所有人的重担都抗在自己的肩上。

“那么……你的魔法,也是因为这个吗?”

“不。”斯温摇头,“我的魔法传承自初代杰里柯伯爵,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午夜伯爵都能继承这样的魔法。魔法,是需要资质的,我的祖父就没有这样的资质,反而是我,拥有这样的适应性,所以获得了来自远古的魔力。夏特也有这样的资质,这其实是很少见的,因为魔力的适格者往往只会出现在魔道家族中,像她这样没有魔力血脉却能有魔力资质的人非常少见。”

卡特琳娜怔了一下,她想起了斯温说过要教夏特魔法,但是她依旧不理解,斯温为什么要那样对待夏特。“你究竟为什么要让夏特恨你,难道也是和这有关吗?”

“我在寻找继承人。”斯温背对着水池,盯着卡特琳娜的眼睛说道,“杰里柯家族由于背负着这样的使命,很难与外界接触,一千多年来,我们始终停留在午夜堡,不论外界如何变化,我们都没有改变。没有分支,也没有与别的家族联姻,因为这铭刻于血脉中的使命实在太沉重了。而且,因为阿特波斯是被封印在午夜伯爵的头衔中,而不是我们的血脉中,所以我们还有一个的弥补机会,一旦杰里柯家族绝嗣,至少还有别人能来接过我们的担子。”

难道他想让夏特继承午夜伯爵的头衔?卡特琳娜觉得十分的怪异,她隐隐感觉到斯温的真实目的并不是这个,但是她没有问出来。

“至于我们与吉昂家族的协定,”斯温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很快说起下一件事,“其实准确的说,我们和所有的帝王家族都有协定,为了确保午夜伯爵领的安定,不使这个封印被破坏,所以在封印完成时,先贤们就与当时所有的君主有过约定,任何国家都不能打扰午夜堡,不能破坏这个封印,而相应的,我们也不会在任何立场上反对君主们的统治。即使初的那些君王家族大部分都绝嗣或者没落了,之后所有新兴的国家和君主也都与我们重新定下了契约,当然也包括你们吉昂。只不过,你们足够强大,强大到令我们与其他君主们的契约都派不上用场。在午夜堡并入徳赫巴斯王国之后,就已经再也没有别的国家可以染指我们的土地,渐渐的,这样的约定也只需要和你们吉昂达成就可以了,所以在如今,只有你们吉昂皇室知道这个秘密,而克努瓦耶家族这些曾经的名门望族,都已经忘却了我们的存在。”

“所以爷爷才会那么重视你们?”卡特琳娜想起了次见到斯温时,斯温所说的,“皇帝之所以派您来,大概就是不愿意见到我吧”,显然尼古拉一世是知道这个秘密的,而他之所以不愿意见斯温,或许也是在害怕这个家族背后承担的重任,甚至是在害怕阿特波斯这样的东西。现在卡特琳娜现在细细的思考起来,就会觉得毛骨悚然,阿特波斯作为社会的自我意识,自然能够轻易的就改变人类社会中一些东西,一些人们认为是常识的东西,要是它把这样的能力用于颠覆一个国家,那么像一百多年前一样轰轰烈烈的革命,随意都有可能爆发。

“你的祖父尼古拉,曾经也在这里,和你问过相似的问题。”阿特波斯的声音响起,叫卡特琳娜大吃一惊,“那时接待他的还是温斯顿,他也和你一样对这个事实感到震惊。不过,比起你来,他并不信任温斯顿,甚至极力去逃避这一切。他就像封印我的那些人一样,不愿意承认我的存在,在那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午夜堡,甚至连南方的土地也不愿意多踏足。”

水池里的映照出的波光倒映在卡特琳娜的脸上,她的脸上是不假掩饰的惊讶。尼古拉一世从未和她提起过这些事情,甚至在那一次晚餐谈及杰里柯家族时,卡特琳娜都不能从皇帝的表情和话语中,感觉到他知道这些事情的迹象。她不禁想到次和斯温见面时斯温说的另一句话,“虽然以陛下的身份并不在意我这样的小人物,但是潜意识里,还是会有那种直觉的吧”。斯温用的是“潜意识里”这个词,显然是指尼古拉一世并不完全知道这些事,但是阿特波斯却说皇帝曾经也进入到这个图书馆里来,这好像是自相矛盾的事,叫她有些糊涂了。

不过,她还是把这些疑问憋在了心里。她并不信任阿特波斯,虽然在斯温和它的说法中,阿特波斯并不像是邪恶的,反而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在无私付出,甚至被封印也无怨无悔,但是卡特琳娜依旧不相信,阿特波斯会没有所求。任何拥有智慧的存在物,哪怕是阿特波斯这样社会的自我意识,也应该有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目的,就和人类一样才对,因为它本就是人类意识的体。人类的目的会是生存下去,又或是生活的更好,不论是什么样的出发的,任何人都必然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目的,阿特波斯也不应该例外。而且,因为它不需要考虑生存这样的目的,它所隐藏的目的必然更加让人难以想象。

“你说我的祖父之前来过这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卡特琳娜才缓缓地开口,“他是在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呢?既然接待他的是先代伯爵,那么应该是在那位伯爵继承了伯爵头衔之后吧?”

“没错,尼古拉来到这里时,正是他继位的一个月后,按照古老的约定,他前来这里与温斯顿再续旧约。来到这里时,他也和你一样,非要把这一切都弄明白不可,但是他在真的知道了真相后,反而不愿意接受。”

图书馆中的蓝色幽光照在卡特琳娜紧紧抿着的嘴唇上,把原本鲜红的嘴唇也映成了妖艳的蓝色。她尽量使自己不去在意那些疑问,不让自己心里的疑惑被斯温和阿特波斯看出来。“那么,也就是说,来到这里的吉昂,就是皇帝,是吗?”

“这样说并不准确,在你之前,没有一位吉昂家族的成员是在继位前来到这里的,你是个。当然,在我看来,你继承皇位的可能性确实要比你的兄弟们大得多。”

“那我就放心了。”卡特琳娜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你是人类意识的体不是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看来大多数的人都会支持我。”

“但是也不要忘记,没有什么事是注定的,成功从来不只是运气,还需要你个人的努力。”

卡特琳娜瞄了一样斯温的脸色,想起斯温在文森特号上说的“我祈求的,只不过是这悲惨宿命的终结而已”,她不禁觉得,阿特波斯的这句话实在是讽刺。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我也如此坚信。”卡特琳娜说着,目光却是在盯着斯温看。

“你还有别的问题吗?”斯温当然注意到了卡特琳娜的目光,他看向大公主,礼貌地问道。

“不,没有了,今晚我所知道的已经足够塞满我的脑袋了,现在我想要休息一下。”

“那么就请和我来吧。”

斯温走到大公主前面,为她引路。而当他踏出那扇石门时,阿特波斯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你违反了自古以来的约定,我的孩子。”

轻微的哼了一声,斯温没有回复阿特波斯的警告。他拿起放在地上的提灯,带着大公主往上走。他们刚走上了几级楼梯,那扇石门就在他们身后自动关闭。

“您应该隐瞒了什么吧?”大公主故意走得很慢,因为是往上走,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楼梯顶端的灯光,因而她的心里没有下来时那种诡异的感觉。

“您指什么?”

“别的我已经无意干涉您了,现在我可以理解你,虽然还是不认同你在文森特号上的行为,但是现在再为这件事责怪你已经没有意义了。唯独一件事,我希望您能对我实话实说。”她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斯温,“关于夏特,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我不相信你说的要找继承人的话,如果是这样,你不会让她这样恨你。”

“我说过了,”斯温的脚步只是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往上走,“为了我的终结,为了这可悲命运的终结。”

“所以你和阿特波斯是面和心不合?你其实一直在瞒着它,你心里的真正计划。”

“谁知道它是不是真的看不到我心里所想。”斯温渐渐走到了楼梯的尽头,客厅的灯光已经照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我不会这样被束缚着一直到死,这个决心早就已经无法回头,如果失败,我就让夏特来终结我。要是下了决心却不做什么事,那么下这样的决心又有什么用?”

济南哪里能做四维彩超
长春看牛皮癣正规的医院
贵州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清远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中山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