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评论欣弗事件警示抗生素滥用危机

2018-12-07 00:18:27

评论:“欣弗”事件警示抗生素滥用危机_产业经济

■访谈动机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虽然在8月15日宣布了对“欣弗”的调查结果,为该事件画上了句号,但另一个极需被关切的问题却又浮出水面———抗生素被大范围的滥用。

有数据显示,在六七月份生产了368万瓶“欣弗”,大都销往中小型城市和农村,且

一些消费者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就完成了买药和输液的全过程。而事实上,他们本可以不用那些抗生素。

一直以来,中国是世界上抗生素滥用情况严重的国家之一。国家虽然也出台过一些相关政策,但效果依旧不显着。“欣弗”事件为抗生素滥用的整体环境,敲了一记警钟。究竟该如何解决滥用抗生素所引发的危机,将是个更值得思索的问题。

■访谈嘉宾

孙忠实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专家

朱长浩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高级工程师

肖永红 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医学博士教授兼主任医师

“欣弗”抗生素滥用的一个范本

新京报:使用“欣弗”后出现大量的不良病例,除了说明药品本身存在问题,是否还有其他问题隐藏在该事件背后?

孙忠实:“欣弗”事件再一次提醒我们,我国使用抗生素,仍然处于滥用的状态。这个药现在基本上是在中小城市与农村被广泛使用,在大城市大医院中,反而不用它。因为它有一个很严重的不良反应,叫假膜性肠炎。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不良反应,很难治,死亡率很高,这就是大城市大医院不用“欣弗”的原因。

所以,“欣弗”这种药,比较适合做二线药,并不应该做一线药。而目前的情况是,在中小城市以及广大农村,就把它当作一线药来使用了,所以不良反应病例就暴露了很多。

新京报:那为什么在中小城市和农村会广泛使用“欣弗”,是因为它特别合适医治感冒?

孙忠实:对于大多数非细菌感染的病症如病毒感染引起的流行性感冒与感冒,“欣弗”并不合适医治。“欣弗”,也就是克林霉素磷酸酯葡萄糖注射液,这个药的适应症只有两个,一个是严重的革蓝阳性细菌感染,一个是厌氧菌感染。

而现在有很多病毒性感冒的患者都在使用“欣弗”。从目前“欣弗”事件中公布的不良反应病例来看,大部分都是因为一些非细菌感染的病症而使用了“欣弗”。

新京报: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迷恋”使用“欣弗”?

孙忠实: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患者对抗生素的迷信。二是医院为了增加收入,投病人所好,乐而为之。使用“欣弗”,又不用做P试,用起来很方便。“欣弗”不但好用,而且价格便宜。这几个问题凑到一起,就促使它被大量滥用了。

抗生素使用的整体泛滥

新京报:我国一直没注意到抗生素滥用所产生的影响?抗生素在我国的使用情况如何?

朱长浩:抗生素滥用,以及其造成的药物不良反应,一直是世界卫生组织与各国关注的事。我国对抗生素滥用,造成不良反应早有认识,十分关注,这已有先例,如庆大霉素等抗生素滥用,造成药物不良反应,引发耳聋,四环素引发四环素牙等已经引起重视。但是,因抗生素滥用,造成的药物不良反应,不仅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反而越来越严重。

我国抗生素滥用的现象,一直十分严重,而且近10多年越来越严重,医疗单位任意开抗生素,超范围,超剂量使用抗生素,滥用抗生素,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早在1993年,北京一位教授就做过调查,北京郊区县儿童急性呼吸道感染抗生素滥用情况,对750名5岁以下患儿的医疗过程中,抗生素滥用率竟达到96.9%。抗生素的滥用情况如此严重,至今并没有得到改变。

各国对抗生素使用都有一个阶梯使用的指导意见,我国面对日益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在一片呼吁遏制抗生素滥用的情况下,卫生部出台了抗生素医疗使用指导意见,但意见执行措施,力度都是不够的,抗生素滥用仍然十分严重。

新京报:我们出台过那些具体文件对抗生素的使用进行规范?

肖永红:我国对抗生素的使用,重视程度已经提高了,国家有个食品药品安全工程,其中一个很大的方面,就是不要滥用抗生素,2004年,药监局出了个文件,规定要凭处方才能使用抗生素,当时使用情况好了一阵子,但效果并不是太大。

朱长浩:我国在2005年4月还出台了《抗菌药物使用指导原则》,经过一年努力,在改变滥用抗生素的情况上,已经有了很大进步,尤其在很多正规的单位,在大医院大城市,抗生素的使用,已经有了很好的趋势,但在小型医院与中小型城市,以及在广大的农村,滥用抗生素药物的现象仍然存在。在这方面,“欣弗”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旁证与注解。”

复杂的利益链驱动

新京报:为什么抗生素被滥用的现象始终得不到有效控制?

孙忠实:主要还是利益驱动。抗生素被滥用的表现是适应症不明确,该用的用,不该用的也用。医院也没按个体化给药,本来不同的人要选择不同的药,不同的疗程与不同的剂量,这一点并没有做到。

在这里,滥用抗生素,也有经济利益的驱动,有关部门与有关医院,单线追求经济利益,以钱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

据某省统计,省会的一个大医院每年消耗的抗生素金额占所有药品金额的40%-50%,到了下一级和基层医院,这个比例高达60%-80%,药品越贵,医院越愿意进,医生越愿意开,药厂越好销。

朱长浩:同时在病人方面,很容易在医生的宣传下,进入了对抗生素的认识误区,认为抗生素是消炎药,是万能药,什么病症都可以治。患者不在医生和执业药师的指导下自行使用抗生素,正是抗生素被滥用的另一个表现。一个调查显示,46%的家庭在没有医生指导,没有经药店执业药师咨询下自行使用抗生素。

新京报:那主要规范医院,少开抗生素就能有效控制抗生素被滥用?

孙忠实:问题还没那么简单。目前整个医疗体制决定了,中小型医院还是“以药养医”。它们缺乏新技术与大型设备。它们要赚钱,主要还是靠药。

这种对利益的追求同样表现在药品的流动与使用环节上。在药店等流通部门,顾客不需处方也能买到抗生素,药店也正是从追逐经济利益方面考虑。

肖永红:虽然药监局规定,必须要有处方才能买抗生素。而我曾走访了街头的几家药店,发现有些药店仍会在顾客无处方的情况,擅卖抗生素,你没有处方,你不提醒他,他就卖给你,你提醒他说你没有处方,有的药店就不卖给你了。

药企为抗生素泛滥推波

新京报:药厂和药企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孙忠实:药厂与医院之间互相影响,互成因果。医院来一个病人,医生就给他吊瓶子,输抗生素,药厂有销路,管他安全不安全,就上马生产。这种互相影响是很负面的。二者应该从病人的利益出发,企业保证药品质量,医生保证药品的合理使用,才能形成积极的影响。

但现实情况是,企业在生产抗菌药的过程中,有单纯追逐利益的一方面。本来生产一个片剂或一个小胶囊就够了,现在非要把它做成注射剂,做成注射剂还不够,还要把它做成静脉输液,在这方面,“欣弗”是典型的,口服的克林霉素有,肌肉注射的克林霉素有,供静脉注射的克林霉素也有,还有直接静脉注射的大输液。

这次出现事故的就是这种大输液,它的生产条件、使用条件、使用对象,其要求都比前几种要高很多。如果不是过多追求经济利益,就不会去把克林霉素做成这种直接静脉输液的大输液,就应该减少它的使用。分得品种越多,附加值就越大,做成大输液,价格会更高。

以前我们就曾呼吁,尽量不要生产抗菌药的输液型制剂,如“欣弗”,做成大输液,各方面的要求会很高,生产这种药与使用这种药会带来很多不安全因素,但还是有很多企业继续生产。

朱长浩:现在抗生素的生产企业很多,流通企业很多,市场竞争往往不是质量的竞争,不是疗效的竞争,而是手段的竞争,谁下的工夫大,谁的产品就好销。

肖永红:现在药厂生产的多是仿制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药,比如克林霉素,至少有几十家药企在生产,这个产品上到市场,怎么竞争?怎么办?只有搞些不太好的东西。这种生产,是不正常的、不健康的、低水平的重复。不是研发与生产科技含量很高的药,而是生产一些重复药,到市场去杀价,都把企业搞垮了,使国家有关部门管理起来也很困难。

改变将是个复杂艰巨的任务

新京报:抗生素滥用会造成什么后果?

孙忠实:现在的问题不仅是抗生素滥用,造成药物不良反应,而更严重的是抗生素滥用,造成细菌的耐药性增强,抗生素对抗疾病功效越来越弱。一个人抗生素滥用导致细菌耐药,别的人感染,一旦感染了这种细菌,同样无法医治,若形成趋势,将造成许多病无法医治。

这将是个世界性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都在大力呼吁制止抗生素滥用。我国专家历年来一再呼吁遏制抗生素滥用的原因所在。

新京报:那我们国家应该如何改变抗生素被滥用的现状?

肖永红:如果去改变抗生素被滥用的现状,涉及到的事情是方方面面的,我认为对抗生素使用的管理是重要的。无论是政府,还是医院,有政策就要严格执行。目前,我国对抗生素的使用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还不太完善,对这些政策的执行,还不太理想。

孙忠实: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国家管理部门如卫生部与药监局等,涉及到药企、医院、医师与患者。抗菌药被滥用是个很久的事情了。我国在医疗体制大环节上还存在问题,很多医院还没有摆脱“以药养医”的状况,小病大治,药品太贵,很多病人到医院看病,动不动就给病人“吊瓶子”,一定要转变这种“以药养医”的模式,这个模式改变不了,即使有好的使用方法与好的指导原则都没有用。

国家要制定合理使用抗菌药的指导原则,这个在去年已经出台了,有的医院执行得很好,但还有一些医院如中小型医院还是我行我素,因为中小型医院“以药养医”的情况比大型医院要严重得多。

大型医院目前逐渐在改变这种“以药养医”的状况,药品的收入被要求占医院总收入的40%以下,并要求抗菌药收入不超过药物总收入的25%,现在很多大型医院已经达到了这种要求。

新京报:那么针对药企药厂,我们又应该做些什么?

孙忠实:在药企环节,要认认真真做好产品的宣传工作,现在很多企业把抗菌药产品的适应症都夸大了,好像这个药能治百病,企业一定要对自己的产品负地来推荐,不要夸大宣传与误导。药师要按具体抗菌药的适应症与禁忌症来用药,把握好用药尺度,不要为了给医院挣钱就给病人乱用抗菌药。

同时,在患者方面也要普及和改变观念,患者不要盲目追求打针,不要盲目使用抗菌药,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具体病情来用药。

所以改变抗生素滥用的情况是个长期和复杂的过程。

■链接

「数据一」

近几年医药市场与医院统计,用药前10位的有一半是抗生素,基本上都是进口及合资企业的,头孢哌酮/舒巴坦,左氧氟沙星,头孢肤辛,头孢他啶,头孢曲松一直名列前列。

「数据二」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生素医院内使用率是30%。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院内使用率是22%-25%。我国卫生部要求抗生素的使用率是小于50%,可事实上,近5年在我国医院的使用率在67%到82%之间。

「数据三」

在整个医药市场,我国抗生素药物费用占全部药物费用的40%。

dk5v45r25
气泡清洗机
鸡西采煤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