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与死神擦肩惊恐10年难愈911后遗症折磨

2018-11-01 10:24:45

与死神擦肩惊恐10年难愈 911后遗症折磨在美华亾

中新9月8日电 震撼全球的九一一事件即将迈入十周年,关于这场灾难的记忆却未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抹灭,对不少亲历事件的华人而言,十年前的灾难,恶梦至今依旧在延续。一场灾难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有人十年来后遗症不断。  综合美国《世界》报道,对十年前的当天跟着人潮狂奔,亲身经历民众而言“宛如昨日”,当时四岁小朋友,至今也仍印象深刻。有人至今依旧后遗症不断,中西医合并治疗,依旧抹灭不去心中的惊恐。  2003年从纽约举家迁至南加州的杨家淦,九一一当天“跟着人潮狂奔”数小时逃出灾区,前后耗费十个多小时,才安全抵达城外朋友家,至今每年都会返纽约世贸遗址,怀念着遇难的一些朋友。  当时正在华尔街上班的杨家淦,“从住家窗外,能清晰看到世贸双塔”。他说,九一一当天一早,首先听到很重的撞击声,一开始以为可能是施工怪手掉下来,没想到一往窗外看,发现世贸大楼北栋冒烟,当时说是“小飞机撞上”,他于是按照原订计划,搭地铁去上班。一路上地铁走走停停,直到距离世贸大楼前三站华埠附近,便被要求所有人离开地铁,“当时还不知怎么回事”,等走到街上,发现南、北两栋世贸大楼全都起火,警方将华埠邻近街道封闭,警车、安全人员戒备森严,抬头向上望去,只见着火的世贸大楼,“许多人从上面往下跳”。  没多久,栋大楼往下倒,顿时烟尘滚滚,所有人惊叫着往反方向跑。跟着人潮狂奔的杨家淦,一路跑了20多个街口,到第14街中城区时,“第二栋大楼跟着倒塌”,顿时不通,所有人只能不断往前走,人人表情惊恐,更有从世贸大楼死里逃生,满身灰烟的六呎壮汉嚎啕大哭,伴随着低空飞过,盘旋在纽约市中心的战斗机令人毛骨悚然的引擎声,“一切就像是处在战场上”。  就这样跟着人潮走了三、四小时到40街,杨家淦与几十万人一同等着渡船,等到上船过河到新泽西,“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后”。杨家淦说,事发后有数个小时通讯完全中断,直到数小时后,才与等在公寓,心急如焚的家人报平安。他说,全家人在新泽西朋友家住了近一星期,华尔街的工作也因关闭停工四天。令他难过的是,因工作认识的一些在世贸大楼上班的朋友,“再也没有回家”。  在世贸大楼北栋工作的周先生,九一一对于他,更可说是“与死神擦身而过”。他说,自己当天睡过头,原本应7时半到办公室的他迟到一个小时。他说,当时地铁坐到一半,全车人被“请”出去,才知道工作的大楼遭飞机撞上,“若准时上班,公司位处80多层,应该逃不掉了”。周先生同样一路与人潮狂奔数小时,才到达安全地方,只是一直以为他在大楼上班的妈妈与哥哥,早就哭成泪儿人。他说,那件灾难让他失去许多同事,想到家人差一步也要失去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对不少人而言,十年前的九一一灾难,恶梦至今依旧延续。本身经营计算机公司的文光华,九一一当天,设在世贸大楼北栋26楼的计算机公司,随着恐怖攻击付之一炬。尽管所有员工当天都平安,但其中三位华裔员工,这些年却先后出现后遗症。文光华说,有人至今不敢在公共场所与人接触,看见陌生人显得紧张,晚上睡觉也不安稳,更有人的嘴角,常会不由自主的颤抖。此外,当时吸入过多的毒气尘烟,员工也出现呼吸不顺症状。  九一一当时在纽约华尔街上班的杨家淦也指出,恐怖攻击后一周,他重返华尔街上班,但世贸大楼废墟依然焚烧着,整个空气质量相当糟糕,然而当时相关政府单位,却告知她们空气是安全的。他说,自己年轻,身体也算健康,但周围的确有不少人陆续出现身心后遗症。(陈盈霖)

上海物流公司
电动球阀
铆接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