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女鬼修真记 第四十七章、交换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18 00:11:44 编辑:笔名

女鬼修真记 第四十七章、交换计划

“原来这才是玄天宗的杀手锏!”

耀辰真君一直便不信玄天宗这些人有什么所谓的同道之谊。这次处处帮忙,必是有所图谋的。只是直接说出来,未免落了下乘。而若是由一个女修,还是她说出来的话,想必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玄天宗的凤翎!可能就是之前的九音真人,这件事中元的修士无人不知。本来是颇有一些人在垢病玄天宗竟然纵容弟子夺舍之事的。可后来竟然不知从谁的嘴里传了出来,这个凤翎真人居然也有一手超凡约顶的铸剑术、炼丹术!那么,这人是不是就是原来极天门的赵问瑾呢?

夺舍只可能有一次,可这个女人却变化经了三次面貌。难不成根本不是什么夺舍,而是某种可以改换容貌的秘术?

大家对这事心里都很嘀咕,可是玄天宗如今的地位不比以往了。门中结丹修士的数量逐年增加,结婴的人数也一直在增加。而且不知为何,从三百年前开始,玄天宗元婴修士的等阶便在以飞快的速度往上升。

从守一开始,扬善执一……一个接一个的元后大修士以及元婴大圆满在玄天宗出现。而玄天宗的剑山,也在寂寞了近千年后,曾经热闹了起来。赶到昆仑山的小修士络绎不绝。但拔不出自己的剑就当不了玄天宗的弟子。可越是这样,那些成功在剑山上拔出剑,进入玄天宗的弟子便越发自傲。

如今,连一个结丹女修都敢在他们这些元婴面前显摆了吗?

澄雪真君扬眉:“你要如何?”

苏荃负手一笑:“很简单。这事和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澄雪真君,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

澄雪真君一滞,面色不好。可旁边的耀辰真君却是笑了:“那凤翎仙子可是要我们极天门帮你办什么事吗?”

“不错。”

“什么事?”

“这个单子上的东西,什么时候还给我们玄天宗,什么时候我就出发前往魔都!”

一张纸条递到耀辰真君手中。站在他旁边的极天门修士全看到了。上面罗列的竟然是:数千年来,死在极天门手上,诸玄天宗结丹以上修士的佩剑!有些人的名字,他们还听说过。可有些修士的名字却是已经太过久远,大概无人得知了。至于这些人的佩剑……有几把在这次来的修士手中。但大部分都无人见过。

耀辰真君有些头疼:“这事,我怕是做不了主。”这些剑名中,颇有一些是极上等的法剑。而这些剑耀辰有两把,极天门各峰的元婴修士手中也都有。但大部分都在天权宫。

玄天宗的铸剑术一向傲视中元。这些名剑若要交出去,别人心疼不心疼,耀辰不知道,但沐阳是肯定不会交出来的。

他不做这个主。可却把纸条交到了桓澈的手中。

而桓澈的眼风在上面转了一圈后,笑了:“就这些死物。就值得凤翎仙子冒死前往魔都吗?”

口气好象很大的样子!耀辰有些心紧。但那个凤翎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你有三天的时间请示你爹。我有半个月的时间等着收货。缺一把也不动。”

――――

说完,看也不看厅里的人便直接走了。如此傲慢,引得许多修士不满。可玄天宗时刻有一名元婴修士跟在她旁边的行径,也落在这些人眼里了。

爱剑成痴吗?

澄雪真君目光幽深地看向这个金乌真君:“贵派这位凤翎真人莫非喜好铸剑?”

“没错。凤翎她爱剑成痴。近铸剑之术上颇有不顺,所以便想把我派失落在外的名剑都收回来。沐阳真君一向懂得轻重,我想他一定会交出来的。至于昊天门那里,也有一些。不知澄雪真君可想用它们来交换?”

“交换什么?”

曜日一扬手,便有一名筑基弟子捧了一个托盘上来。抖开上面的红布,下面竟然是一溜两排共二十只玉匣。每只玉匣只有掌心大小厚薄。玉质清透水透得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物品。竟然似乎是药膏?

一只摄过,澄雪真君直接打开。可却在打开之后。厅内所有的高阶修士全部倒抽了一口冷气。

“灵晶霜?”

众所周知,中元大陆适用的普通的伤药是灵晶膏,可治一切外伤;比它成色好一些的是上品灵晶露,连筋脉之伤也在几息之间修好;可传说中的灵晶霜,却是有几千年不曾出现过了。听说这种伤药连断骨之痛亦可药到病除,若配合结续膏同用,断肢在半日之内便可复元,而且疼痛极少。

这样的妙药……

“贵派从何得来的?”昊天门的道君问了个极没品的问题,惹来玄天宗的道人一记大大的白眼:“真君,这种事你问合适吗?”

道清不语了。这么好的东西。来处在哪儿,当然不会告诉别人。而这十盒灵晶霜的话……“师兄,我觉得这买卖值。”

澄雪与道清虽一向不睦,可这次的买卖扎扎实实让人心动。横竖想了半天后。点头:“成交!不知贵派可有清单?”

这是还想昧下某些他们记不住的宝剑吗?玄天宗人脸色轻蔑,可斩月师祖却是八风不动,交出一张单子后,便对散修联盟之人讲:“各位手中若也有我派之剑,尽可拿出来做为交换。”

“也可以交换这样的灵晶霜吗?”一名散修真人的眼睛亮了。

可惜,他得到的回复却是:“那要看剑的品级。品级若是足够高的话。别说灵晶霜,我派这里还有更好的东西可用来交换,会让各位失望。”

“那好,晚辈这里就有东西。现在可以交换吗?”

一名散修似乎很性急,当场起身。斩月看了看师兄后,直接领着这人走了。

而一旦有人开头,后面跟风的人马上就多了起来。散修联盟的人渐自走了不说,甚至连一些昊天门的修士也有借故走开的。澄雪真君见状不妙,赶紧把人叫了回来。但他要收上来的东西,有的人却是打死不交,甚至有些人根本不听他的号令,直接便去了玄天宗那里,把东西换走了。毕竟,直接从玄天宗的手里放进自己的乾坤袋里,才安全。交给澄雪吗?谁知道他会把那些神药,交给他哪个小老婆?

―――――

“这么说,他又娶小老婆了?”

玄天宗的分舵内,逐风和凤翎两个躲在里间,看着外面进进出出的人,一边嗑瓜子,一边闲扯。对于澄雪真君的私德,不只女修们看不惯,大部分男修也十分不耻。似逐风这样的自然更是:“已经第十一个了!”

“还是生不出儿子来?”

“没错。十一个老婆,十个闺女。”

“怎么会是十年?”

“因为这个老婆是十年前娶的吧?虽说吃了娃娃果,也验出了胎脉,可一直却是未曾显怀。不过既然他前面生了十个闺女了,想来这个也无人敢说一定便是男胎。说不准,又是一个闺女。而昊天门的掌门夫人,怕又是要再换新人了。”

凤翎失笑,不过有件事她一直挺纳闷的:“一个女人可以生很多胎的啊。这次不行,也许下次就行了。为什么这个澄雪真君却喜欢换老婆咧?”

“还不是因为他那个娘!”

“娘?”莫非这里还有婆媳大战之事?

果然,这种事不管时空,也不管男女,只要是八卦,无人不爱:“澄雪真君的娘是现在昊天门仅存的三元婴之一的晨真君。听说想当年也是一位美人,但后来不知出了何事,她亲手把自己的道侣给宰了。为此受了重伤,险些丧命。不过听说她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什么秘宝。不但救回了小命,还成功结婴了。但从此性情便得极为乖戾。没人能入得了其眼!偏澄雪真君逆来顺受惯了,于是,便这样一个一个老婆的换。估计换到现在,他自己也麻木了。开始那些年,我还听说过他找烬尘真君要过生子的秘方之类的东西,但这些年,却是压根不管了。他娘让他娶哪个,他就娶。让他睡,他就睡。娃娃果也不管了,验脉如何也无所谓。反正走了这个还会有下一个。”

“他倒是蛮想得开嘛!”苏荃翻白眼:“相较之下,我倒是看她那个闺女更顺眼一些。”

“你是说玖霞真人吗?”

“当然啦。你不觉得那妞很有意思吗?”他老子在那里睡女人,她就在那里勾搭男人,太有意思了。不过:“那妞近些年不太那样了。虽然偶尔也会听几个男修吹嘘他们和玖霞的艳情如何,但玖霞那边却是压根不理。更何况,她近闭关苦修的日子占了绝大多数。三十年前,她曾经冲击过结婴一次。”

“失败了?”

“对!不过没受什么伤。去年吧,还是前年的样子,听说她又闭关了。这次要是冲击结婴成功的话,昊天门就有了第四位元婴修士了。”而且其中有三个还是一家子。这对道君来讲,可真是个差劲的消息。不过这一家子怕也是内乱重重,说不准那个道清躲一边看热闹,看得也很开心呢!

苏荃脑补得十分欢乐,却不想,逐风那边却是盯着她看了半天后,突然问出了一句:“凤翎,难不成你以为你失了元阴,这世间便没有男子再愿意与你人结白首了吗?”(未完待续。)

济南华夏医院预约专家
武汉肛肠医院地址在哪
癫痫病治疗医院安庆哪家好
贵阳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深圳有没有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