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江南小说侥幸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26:24 编辑:笔名

天阴沉了一整个早上,终于在午时下起了大雪。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冰渣子打在脸上像刀片割着一样又麻又痛,张口忽出一口白雾,方卓紧了紧身上的棉衣,踏入天字客栈。  天字客栈是东林镇惟一的一处落脚点,东林镇是北方边陲的一个小镇,再往北去就是关外了。客栈里已经燃起了火盆,通红的碳火哔剥作响,烟火的味道弥漫开来,渐渐得就有些暖意袭来。  因着这忽然而至的风雪,客栈里已经挤满了人。方卓环顾一眼室内,见大部份人都挤在火盆边取暖,便捡了一处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来,要了一斤烧刀子,二斤卤牛肉。几口烧刀子灌下去,便有一股辛辣从肺腑里上涌出来,将体内的寒意驱散,真是说不出的畅快。  身后侧“扑”的一声轻响,自然逃不过方卓的耳朵,一侧头,却原来是角落里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桌上的牛肉,手里的馒头便掉了。那女娃娃长得面如满月,眼睛漆如点墨,便如同白水银里养着黑水银,甚是讨人欢喜。即使方卓这长年行走江湖的莽汉见了也不由心生喜爱。便将桌上的牛肉递过去,那女娃娃却是怕生,转头看着身后一个老汉。那老汉体形佝偻,蜷在角落,一身粗布袄倒是浆洗得发白,见方卓递过来的牛肉,浊白的眼睛亮了一下,吞了口口水,却是不肯去拿,捡起地上的馒头拍拍灰递给女娃,反往墙角缩了两步。  方卓心里微叹,知是平时被人欺压惯了,便也由得他,回转身自顾喝酒吃肉。    客栈里的人越聚越多,拥挤嘈杂。跑堂的小伙计被人一撞,手中托盘上的两碗牛肉面正朝方卓这个方向飞过来。  刚出锅的面汤滚烫,四处飞溅。方卓身形一闪便欲避开,忽然想到这样一来,身后那两爷孙可就在遭殃了。电光石火间,回身一把抱起小女娃,顺手将那老汉一推。小伙计吓得一声尖叫,原本热闹的大堂里一瞬间静了下来。  汤汁打在污浊的墙上,倒是看不太出来。小女娃愣了一会便“哇”一声大哭起来向爷爷扑去。那老汉伸手接过孙女,睁着浊白的眼睛看着他,也不道谢,只是把怀里的女孙抱紧点。方卓笑笑,摸摸胸口的包袱安好,也不往心里去。    雪越下越大,客栈里的人无处去,便都在这处安顿下来。客房里早就住不下,很多人都窝在大堂里过夜。方卓也找了个地方趴着。  到后半夜,雪越大天也越发的冷了。  屋外“卡嚓”一声,急雪压断树枝,方卓警觉起来,抬头看大堂里大家都睡得熟,也不惊动人,蹑手蹑脚走到窗边,一翻身掠了出去。    屋外,借着矇矇的雪光,果然是踵踵人影。  方卓身形窜起,急速向左侧密林行去。那群人便也跟着追去,竟有数十人之多。行过大约一柱香,四周再无人迹,方卓停下身形:“方某眼拙,不知各位是哪路朋友?”  当中一人道:“我等受人之托,来借方镖头身上的宝贝。想来方镖头雅量,也是会允许的。”  方卓道:“那,不知道各位想借什么?方某身无长物,自问这破衣烂袄却也当不得宝贝,怕是要让各位失望了。”  “方镖头不必过份谦虚,我等想借的正是阁下怀里的‘碧玉杯’。”这人说话嗓音也不十分大,却十分尖锐有如一把锥子,每说一字便要刺入人耳膜一分。  方卓暗暗心惊,他走的这趟暗镖,保的是什么其实他也不十分清楚,只知价值连城。不想来人却能一口说破,知道是“碧玉杯”。  方卓轻笑:“各位也知道这‘碧玉杯’并非方某的,实不敢将别人的东西拿来做人情。见谅见谅。”他表面虽轻松,暗里早已将功力运至全身防备。今晚之事,实难善了。  “既然方镖头不肯借,那我等只好得罪了!”话音方落,便见数十人影扑面攻来,一时间,掌影错落雪花纷飞。来的都是高手,而且训练有素配合默契,数十人同时出手便如一人一般,不过百来招,方卓已处于下风。  又是一掌当胸拍到,方卓一咬牙,双臂贯力与来人对了一掌,两掌相较,便觉一股力道如排山倒海般涌来,胸腑里一片翻腾。  方卓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来。他深吸一口气,全力后退,那些人却如附骨之蛆,紧粘着跟来,竟是一步也甩脱不开。再退下去,就要撞上身后的大树,方卓只得止了步伐。  来人已将方卓围在中间,方卓暗暗捂紧怀里的小包裹,只盼接应的人能早点到来。本来说好送到这东林镇,明天就会有人来接货了。不想这几个时辰还出事,想来也真是冤枉之极。  来人一点点逼近,方卓猛地一甩,将怀里的布包扔出老远:“给你们!”人已就地滚了出去。  “假的!”见到布包里是那块干牛肉!来人终于动了杀机:“杀!”  方卓浑身是血,眼见就要死在这些人手上。便在此时,远远一个声音传来:“漠北十怪,数月不见,就认不得我老人家了?”  方卓精神一振,见到一线生机。虽然还不知道来者是谁,但只要他们能把注意力从他身上转开,说不定逃跑还是有机会的,只要再撑两个时辰,等到接应的人到了就安全了。  那声音刚开始还在很远处,待话说完,就已经看见一个老人缓缓行来,看似极慢,实则极快。待来人到近前,方卓一愣,半天回不过神来。  那漠北十怪却是同时一震,连方卓也顾不得了,齐齐的转身恭敬的弯下腰去行礼:“不知刀王在此,我等即刻出关!”也不待来人再说一句,一个个飞也似的走个干干净净。  刀王,漠北刀王!  那老汉怀里尚抱着一个小女娃,正是白日角落里的那爷孙俩。原来,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老头竟是漠北刀王,方卓强撑着行礼:“多谢刀王救命之恩……”  那老汉看也不看他一眼,只说道:“白日里承你出手帮我老小二人挡了面汁,老夫平生不欠人情,这就算是还了,从此你也用不着认得我!”边说边行,待话说完,人已不见了踪影。  方卓想到日间无意中一念之善,竟救得性命,想到其中惊险,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雪光中,东方出现大片微薄的红云,天开始亮了!   共 22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医院
云南癫痫好的研究院
宝宝癫痫病的症状盘点 5大症状危害小儿健康

上一篇:春雪之恋

下一篇:冬天的花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