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荷塘“PK大奖赛”】 隔壁有女人 (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6:06 编辑:笔名
摘要:隔壁的女人成了古大贵的心病。老婆被他支开后,终于有了机会。午夜,他走进了隔壁,却从此疯掉了。

冬夜,幽深,寂寥,隐隐还有些惊悚。
村长古大贵送走一位顾客,看看墙上的康巴斯钟,时针刚好压住6。
平日里,无论春夏秋冬,二十一点才是超市默定的谢客时间,但今日不同。晌午,老婆吴天椒坐着小舅子的车回了娘家,他难得有了这没有女人辖制的日子,也该敞开肚子痛痛快快地男人一回了!
他狠狠心,切了一大块熟猪脸,提上一瓶老村长,熄了灯关了门。
他迈着方步往家走,嘴里哼着京剧《沙家浜》刁德一的唱段:“这个女人那,不寻常,她态度不卑又不亢,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超市离家也就一二百米,刁德一的唱段还没完,人就进了屋。酒肉往茶几上一放,不用筷子不用盘,一手抓肉一手持酒,三下五除二,酒肉便下了肚。
“爽,爽啊!”古大贵抹了把油滑滑的厚嘴唇,整个人也就晕晕乎乎飘飘欲仙了,身子往沙发靠背上一倚,鼾声即刻扯得山响。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醒来方觉浑身都不舒服,头胀,脖疼,有了尿意,便摇摇晃晃出去小解,打开门一阵冷风扑面,这才清醒了几分,回屋和衣欲睡。突然,似被蝎子猛噬了一口,他蓦地坐直身子,支起耳朵细听着。
一种声音,很陌生的声音,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声音,在冷瑟的空气里回旋着,沉缓缥缈,诡异空灵,如夜半木鱼,若颅骨相击……
“那女人回来了?”这时的古大贵睡意全无了,急忙将耳朵贴紧墙壁聆听着。
“当真是她回来了?”等确认声音就是从隔壁传来的,古大贵的心不由地慌乱起来。他下了床,悄悄地走出屋,走到了院墙根,爬上了竖在墙上的竹梯,探出头朝墙那面张望着。
没有月亮,也没有灯光,四周一片漆黑。那声音在清冷死寂的午夜里听起来越发幽深诡异了。这时,一阵风掠过,他不由地打了几个寒噤。他试了几次想越过墙头,靠近那传出声音的房屋,几次又都忍住了。
“那女人在搞什么名堂?”古大贵躺在床上心躁意乱,老式的木板床被他粗壮的骨骼弄得咯咯吱吱乱颤。
年初,他的堂叔老村长古富裕得了一种怪病,一身老皮突然一层一层地脱落,鲜红的肉裸露在空气里,碰不得,治不得。
古富裕的三个儿子都在部队做事,开着车来接他去看军医,他两只手紧紧抱住床腿,任谁劝都不撒手。
那天日暮,没有一丝风,头顶飘着大片大片的,古富裕让儿子把他搀到了门口。
他坐在门口的藤椅上,对着盯了一阵,一双浑浊的老眼猛地一直,两只手在空气里狂抓乱撕。老伴和三个儿子还有古大贵见此情形,知道他天数已尽,急忙招呼着为他穿送终衣。
“别折腾了,我光着身子来,就让我光着身子走吧。年轻的时候,我领着老少爷们扒坟砸庙焚书,一定是积了孽债,遭报应了。你们要是真为我好,就让大贵去卧佛岭把一个叫白玉兰的女人请来,那女人是个法师,让她做做法事,不然这家里还会有血光之灾的。我也是积极了一辈子的老村长,这事你们千万不要声张,一旦被村人知道,咱古家一辈子的声誉就给毁了。好了,我……我走了……”古富裕交代完这些,就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两眼紧紧盯着,眼珠再也不动了……


古富裕入土三天后,三个儿子就决定把老娘接到部队去住。临上车,古富裕的大儿子把一串钥匙和一沓“红牛”递给古大贵,说:“俺这家就靠你照管了,你抽空开开窗通通风。鼓励孩子们好好学,只要考过军检线,我就有把握让他们上军校!”
“大哥放心,我一定会把家守好!一定鼓励孩子们好好学!”
一晃四十天过去了。
这日,正是清明,天昏昏的要下雨,古大贵这才想起该到古富裕的家看看了。
古富裕的家与他的家只隔着一道墙,但要走过去,必须绕两条街。古大贵走在街上,倒背着双手,嘴里哼着词句不清的行军曲。
一袋烟工夫,古大贵就到了古富裕的家。
他掏出钥匙,在手里掂量了掂量,又朝胡同两边扫了扫,见远处站着几个看孙子的老妇,便故意干咳两声。
听到干咳声的几个老妇一齐看向他,他拿眼角的余光瞟了瞟,慢悠悠地将钥匙 了锁孔。
院门开了,他两肩一耸,昂头跨进了门里。
“你……是谁……”一进院,便见正堂屋的门敞开着,门口的藤椅上坐着一个白衣女人,吓得他连连后退了几步。
白衣女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问话,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古大贵下意识地捏了捏衣兜里的钥匙,不由地皱紧了眉头。他暗自思忖,院门锁得好好的,怎么会有一个女人在这里?难道是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他用力揉了揉眼,又照自己的大腿扭了一把,确定很正常后,才睁大眼细看这女人。
是白玉兰?古大贵终于稳定了心绪,认出了白衣女人。
“你,你你你,你咋在这里?”古大贵试探着问。
“我咋就不能在这里?我叫白玉兰,他们给你钥匙时,我已经在这里住了。”白玉兰白了他一眼平淡地回道。
“一个多月了,你一直没出过这院子吗?”古大贵皱起眉头提出了质疑。
“这与你有关吗?”白玉兰声音冷得寒人。
古大贵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
“你有事吗?没有的话,就不要杵在那里。你这样,让我很不舒服的!”沉默了片刻,白玉兰开了口。
“哦,没,没啥事。”古大贵一时语塞,“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用过来给房子通风透气了。如果房顶漏雨,你就隔着墙吱一声,我就住墙那面。”说完,他盯着白玉兰,见白玉兰看着自己的玉指,压根儿就不睬他,就很不情愿地退了出去。
“不要忘了把门锁好啊!”白玉兰强调了一句。
这女人一直住在这里,自己咋就没有一点儿感觉出来?一个大活人住在隔壁,不可能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吧?
古大贵越琢磨越觉得事情蹊跷,又不便打电话向古富裕的儿子核实。万一,白玉兰跟他们有什么契约,岂不是自找难堪?他本想把疑虑说给老婆吴天椒听,让她替他八卦八卦,忽想起了古富裕临终的交代,只得把这事暂压在了心底。
接下来的日子,古大贵便开始留意起墙那面的动静,就连入厕他都会支起耳朵听。他还特意把竹梯竖在墙上,时不时就站在上面朝院里张望着。
怪了,怎么一次都没有看到那女人在院子里走动?俗话说,瞒天瞒地,瞒不住隔墙邻居,甭说咳嗽喷嚏之类,走路声都会听得一清二楚的。这女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儿声息呢?莫非她离开了?
隔壁的女人成了古大贵的心病,他决定找机会再过去探个究竟。
入了六月,雨水勤了。不过,这一年的雨下得有些邪乎,老是连绵,或三日,或五日,不大不小,不疼不痒,湿气让人浑身不自在。庄户人不免抱怨老天几句。古大贵却不然,他偷偷乐了。这天气为他去古富裕的家创造了天衣无缝的借口。
古富裕的院门依旧是“铁将军”把守。古大贵坦然地开了锁,院子里很静,除了哗啦啦的雨声,他没听出别的声音。
他故意干咳了两声,径直走向正堂房。
正堂房的门关着,东西两个配房的门也关着。虽然关着,但并没有上锁。
“那女人到底走没走?”古大贵盯着房门嘀咕着。
他在正房门口踌躇片刻,伸手试探着推门,门吱呀开了一条小缝,再稍一用力,两扇门都开了。他跨进门槛,就觉一种怪味直扑鼻孔,他用力翕了翕,这味道很陌生,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
靠北墙是雕花楠木条几,条几前是一张榆木八仙桌,两把太师椅分放在八仙桌两侧。古大贵发现,条几、八仙桌、太师椅都擦得铮亮,没有一丝灰尘。
“那女人一定还在的。”古大贵这样想着,抬头看了看房顶,没有看到漏雨的迹象,就走向了卧房。卧房与客房只隔着一道红地儿蓝花的门帘,他掀开门帘,头往里一探,登时骇住了,卧房的木榻上横着一团白花花的肉身。
看着赤条条白得刺眼的曼妙女人,他顿觉浑身筋骨酥软,两条腿不住地打起颤来。
他壮壮胆子,蹑手蹑脚地挨近了床沿。
只见白玉兰面朝墙侧卧,那浑圆的臀部,那纤细的腰姿,刺得他两眼发绿。他哆哆嗦嗦伸出两手,正想在那光洁的肌肤上摸上一把,白玉兰突然动了一下,吓得他赶忙缩回手跑出屋去。
他做贼似的出了古富裕的宅院,一路不敢跟人打招呼,生怕被看出什么。
一连几日,古大贵都没办法让自己安宁。看到与古富裕家隔着的那道墙,他的心就扑腾扑腾地要跳出胸腔,身子往床上一躺,眼前就有一团白花花的肉;端起碗吃饭,那团白花花的肉便会从碗底汩汩冒出……
她是不是装睡?如果装睡,不着寸布,岂不摆明的是在……
又到了雨天,他怀揣鬼胎走进了古富裕的宅院,咳嗽都没放一声就直冲卧房。卧房的木榻上没有了那团白肉。古大贵突然间疯了一般,把古富裕家的旮旮旯旯都翻了一遍,也没有看到那团白肉的影子。
白玉兰,那个有着蛇一样身段雪一样肌肤的女人,咋就莫名地蒸发了?


一个月明风清的夜,古大贵坐在自家院子里,盯着院墙两眼发直,老婆吴天椒喊了半天他都没有回过神。
“你呆着个彪脸傻望啥?这都几点了,还不快睡觉?”吴天椒狠劲拧着他的耳朵喊道。
“我……我在想,要是富裕叔的三个儿子不要那个家了多好,咱盘过来,跟咱这宅院一道翻新翻新,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古家大院了!”古大贵一边龇牙一边遮掩着说道。
“哟呵,敢情你这头猪还有这副花花肠子!”吴天椒撒开了手,食指往他脑门上猛力一戳。突然,她眨巴了几下眼,一拍大腿说:“宅地咱是盘不来,可那院子咱可以用呀!鸡鸭鹅猪养上一院,还愁没有绿色肉蛋享受?”
“说的轻松,天天绕来绕去你不嫌麻烦?”古大贵瞪了吴天椒一眼。
“把这墙头弄个豁口,再安上个门,不就成了咱家的院子了?就算富裕叔的儿子知道了能说啥?咱不就是图个为他家看门守户方便嘛!”吴天椒轻描淡写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古大贵眼前又冒出了那团白花花的肉。
看惯了吴天椒的粗眉大眼、粗胳膊粗腿,古大贵越想越觉得白玉兰的身体就是个仙。
“只是啥只是?出半截留半截的,你成心恶心我是不?”吴天椒照他的耳朵又狠拧了一把。
古大贵一咧嘴,狡辩道:“我在想院墙的事啊!”
“你睁大眼瞧瞧,像你这个年龄的老爷们谁还在家混?人家出门打工一年赚个十万八万,有车有房,你呢?”
“我咋啦?我哪点儿比别人差?我开着超市呢!”古大贵不服道。
“你倒还有脸提你那破超市!你掰着指头数数,你在那超市里总共待了几天?还不是我给你一手执掌?你除了今天琢磨琢磨张家的媳妇,明天寻思寻思李家的娘们,你说,你成天都干的啥?”吴天椒赌气进了屋。
那女人哪去了呢?她还会回来吗?古大贵满脑子满心思的都是白玉兰那曼妙的腰身,吴天椒说的那些话他压根儿就没有听进一句。
白玉兰,白玉兰,我古大贵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你这么折磨我?古大贵的心竟然有丝丝的痛。
我完了,我被那女人摘了魂了!古大贵失落地回到屋里,躺在床上翻来调去老寻思那团肉会有多么的曼妙。木板床在他身下咯咯吱吱叫,睡醒一觉的吴天椒照屁股踹了他几脚,“黑天半夜你发的哪门子烧?不老老实实睡觉你瞎折腾啥?再不老实,滚床底下去!”
古大贵鳖气王八气不敢反犟了,安下心睡觉了。
古大贵就这样失魂落魄熬了几个月。
这一日,也就今天,他小舅子跑到他门上,扑通跪下说:“姐夫,俺娘瘫痪了,俺和媳妇在工地上脱不开身,求你把俺娘接来,让俺姐替俺照顾几个月吧!”小舅子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古大贵一皱眉,说:“替你照顾甭说几个月,三年五载俺也没啥说。但是,人不能接到俺家里。万一她老人家一口气上不来咋整?人都已经瘫痪了,还能有几天活头?你不能让她死在亲戚家吧?”
“行,那就让俺姐去俺家住几个月吧。”小舅子抹把泪站了起来。
“行你个头!你也不衡量衡量,你那里行了,如意了,你想过你姐吗?你们两口子把老人一扔,在外面大把大把捞票子,你姐呢?你姐是喝西北风过日子的吗?”古大贵瞪了瞪吴天椒。
吴天椒的嘴唇嚅喏了嚅喏,但碍于手足情,还是没有说啥。
僵持了一阵,小舅子说:“这样吧,我付工钱,一月一千。”
“你打发要饭的咋地?你姐在超市里开开门,一月还赚个三五千。一千,哼,你倒好意思说出口!”
“行,三千,我出三千!”
就这样,吴天椒坐进了小舅子的小轿车里。临离家,吴天椒叮嘱古大贵:“我不在,你要老老实实地看门守户。闲着没事琢磨琢磨让超市多赚两个,别成日惦念别人家的媳妇!”
“知道知道,你放心走就是,我古大贵别的不敢保证,为老婆守身还能做得到的!”古大贵拍着胸口窝打着保票。
老婆走,夜里听到隔壁的动静,他古大贵就按耐不住了。翌日一早,脸没洗就急匆匆朝古富裕家去。
黑漆大木门依旧是铁将军把守。

共 59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带有诡异色彩的传奇小说!小说采用顺序和插叙手法,以隔壁有女人为线索铺展情节,讲述了一个让人恐怖的故事。小说开篇寥寥数句环境描写渲染气氛,奠定了小说的基调。开篇直接引出古大贵这个主人公,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腻,行为活动与心理活动结合行文使人物形象逼真入微。小说开篇以古大贵听到隔壁有女人设置悬念,引人入胜。接着以回忆手法让人物自然出场,隔墙是已过世的老村长古富裕的空院子,怎么会有女人?而且门锁完好。又一次设置悬念,让人欲罢不能。通篇情节生动,悬念跌起,结尾又设置更大悬念。然而,古大贵的结局似乎在意料之中,或许告诫人们不能有邪念。推荐赏析!【编辑:红叶摇秋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040011】
1 楼 文友: 2018-05-0 08:26: 0 小说手法奇特,脉络清晰,笔法简洁,有画面感,对话彰显人物个性,人物个性明显,栩栩如生,怪异的故事背后有让人思索的东西。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5-0 21:04: 2 谢谢老师!您的点评是我初来江山的收获!再次谢谢您!!
2 楼 文友: 2018-05-0 08: 2:12 读完这篇小说,在惊悚之中疑窦丛生,作者想象力奇特,对情节把控好,对人物描写生动,足见作者娴熟的表现力。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5-0 21:26:41 谢谢编辑老师!您辛苦了!向您致敬!
 楼 文友: 2018-05-0 08: :2 问好老师,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8-05-0 12:59:05 这篇小说写的非常好,堪称运笔娴熟,条理清晰。是爱写小说的朋友学习的典范好文!向您学习,祝福写作愉快,身体康健! 用文字让人生成为诗意的婉约。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5-0 21:07: 5 谢谢您的点评!新人,向您学习!
5 楼 文友: 2018-05-0 15:47:04 这篇小说构思奇妙,环境描写衬托人物,人物心理描写细腻,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小说给人以启示,做人要本分,且不可有非分得贪欲,富有教育意义。
回复5 楼 文友: 2018-05-0 21:11:21 老师剖析的确是我写此文的目的! 谢谢您的点评,向您学习!
6 楼 文友: 2018-05-04 16:06: 7 祝贺老师精彩小说斩获精品!精彩继续!
回复6 楼 文友: 2018-05-04 21:10:49 谢谢社长的点评!捧茶致敬!
7 楼 文友: 2018-05-04 16: :2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回复7 楼 文友: 2018-05-04 21:14:19 谢谢老师的辛苦编辑!捧茶致敬!
8 楼 文友: 2018-05-04 19:51:58 祝贺老师美小说加精品!精彩无限!
回复8 楼 文友: 2018-05-04 21:15:17 谢谢老师的点评!向您学习!
回复8 楼 文友: 2018-05-04 21:22:1 社长辛苦了!谢谢您!致崇高的敬意!
9 楼 文友: 2018-05-04 20:51:2 祝贺老师小说获得精品,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9 楼 文友: 2018-05-04 21:16:59 谢谢老师的点评!向您致敬!向您学习!
10 楼 文友: 2018-05-05 08: 4:06 祝贺老师斩获精品。敬茶。
回复10 楼 文友: 2018-05-05 20:48:14 感谢老师的点评!向您学习!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宝宝经常流鼻血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