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公立医院医疗欠费严重院方不愿提及怕患者效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3:39 编辑:笔名

公立医院医疗欠费严重 院方不愿提及怕患者效仿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报道,南方了解到,深圳每一家公立医院都有一本这样的账单——医疗欠费单。根据深圳市公立医院管理中心的统计,全市11家市属公立医院目前累积的医疗欠费共有8157万元,欠费人数有8000多人。欠费的不全是病人,还包括社保和保险公司。

而深圳全市市属公立医院一年的业务收入大约80多亿元。欠款大约是收入的百分之一。

报道当中提出这样的问题,“见死不救”“没钱不治”显然违背了医生的天职和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但是,在医院及医护人员全心全力救治病人后,若还要承担欠费的,这又是何等的尴尬,这样巨额的医疗欠款又该由谁来买单呢?

在四川成都,当地的《华西都市报》前不久有报道;成都的10家三级医院2013年被欠费的总额超过2000万元。今年5月,华西都市报曾对成都10家三级医院进行了调查,调查的对象包括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416医院、363医院等十家医疗机构。,据医院官方统计的数据中,省医院2013年度的欠费总额达到了560万、华西医院总额超过600万,10家医院中被欠费用少的416医院被欠的总额也超过80万,10家医院2013年总被欠医疗费用超过2000万。

在拖欠医院费用的人群中包括低保患者、三无人群以及纠纷人群。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务部部长游明元:不管确没确定他是三无人员,如果需要的话,都是先治疗先抢救,后续的费用是这样的,国家虽然有一些政策但具体的操作方法和资金的处置有困难,目前基本上都是医院先自行垫付的,一般来一年是十多万到几十万不等,主要是针对三无人员,这对医院来说肯定带来比较大的经济负担

而当问及纠纷人群的拖欠情况时,不少医院却不愿提及:

工作人员:他欠你费用都好像是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本来就是国家的医院。

工作人员:医院在这一块向来是吃哑巴亏,其实明明欠费了,医院确实有这个缺口,但不好说,因为说了以后怕有更多的人欠费。

医院不愿意多说,宁愿吃哑巴亏。这样的状况不止在成都,多个地方的在采访中,都有体会。在安徽,在联系采访中遇到多家医院委婉拒绝采访的尴尬。其实对于患者“逃费”,每家医院几乎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样的事情不是偶发,几乎每家大医院都遭遇过,医院愿意吃“闷亏”,是怕更多的患者去效仿,到时候医院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务科王处长:欠费的问题,大致主要分为这么几类,类,受医疗技术的限制,他的期望值和他的疾病的愈后,可能达不到他的满意,造成他不愿意付医疗费,这是欠费比较大的一类。另外一类,由于意外、交通事故,还有打架等方方面面的双方纠纷,到医院看病后,由于付费的问题双方谈不好。还有是无主的,在街上突发疾病的,被120或是好心人给送到医院来的。

王处长说,随着国家各项医疗保险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目前欠费情况少了很多。

王处长:这两年以我们家医院的经验,感觉是在逐步减少的,因为经济条件差而恶意欠费的情况,相对来讲少一点了。

尽管目前欠费情况少了,但是一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欠费情况,让医院也是很无奈。

王处长:虽然我们是公立性质的医院,如果抢救过病人后,花了人力、物力、财力,得不到相应的补偿的话,这给医院运作起来会造成很大的负担的。

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医院在追缴欠费时,似乎顾虑较多,手段也显得单一和无力。

王处长:催缴难度,因为医院是个事业单位,又是公立医院,我们没有执法权,一般的情况下我们不愿意作为医院到法院去告患者,打官司来要这些医药费用,一般来说我们都提供熟人,通过科室,通过朋友去反复做工作,把医药费还给我们。在追讨方面,我们医院是处于弱势,没用太好的办法。

同样在安徽,另一座城市淮南,医院也反映讨债难。

淮南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邹贵全:费用拖欠的,有一部分住院的确实是贫穷,困难群体。还有一部分是交通事故、三无人员、醉酒、打架闹事。

邹贵全说,有一部分是可以联系到其家人,治疗后可以将费用补缴的,而还有相当一部分则是恶意拖欠,有“得空开溜”的。

邹贵全:晚上经常有醉酒的,路人报警,家里人联系不上。我们要给他用药、治疗,等到他稍微醒一点,他自己就走了,他给你留下的信息是虚假的,这部分钱就没了。

也有恐吓医护人员的。

邹贵全:打架斗殴的,甚至身上别着刀,你给他包扎好了,他没钱,你找他要他跟你翻脸,怎么办呢。

甚至还有无理由拒不缴费的。

邹贵全:上个月底,一起交通事故,到我们急诊科,我们给他缝合,保卫科看都没看住,然后家人也来了,就讲没钱,实际有钱他就不给。

据介绍,急诊科恶意欠费的病人比例占欠费病人的70%左右。

邹贵全:在“跑账”的里面,应该占70%左右,恶意欠费是医院头疼的一件事。

在采访中发现,几乎淮南各大医院每年都会收治欠费患者,由此产生的医疗欠款也是很可观,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

淮南朝阳医院财务科科长胡放:我们医院每年病人逃费有几万块钱,基本上每年都有这么多损失,无缘无故的损失这几万块钱,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了。

这部分欠费讨要起来难度非常大,加之,民事诉讼实际操作起来将面临很大困难,政府也没有相应的补偿机制,医院只能自己兜底、自行消化。

邹贵全:他都是动态的,确实是找不到头绪。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医院只能把这个账作为损失核掉了。

近两年,医院又有一种新的收费模式,在一些地方试点,叫“先治病,后付费”。安庆市从今年5月起,宜秀区开始在全区乡镇卫生院和基层医疗服务中心,对需要住院的患者采取“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这是安徽省个以县区为统筹的集中试点。

施行“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虽好,但有人的担心就是病人出院后无力承担相关费用,或是恶意欠费。宜秀区卫生局局长张贤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新农合”工作,他觉得,在基层开施行“先看病后付费”医疗服务模式,其实有很大的可行性,而这也正源于基层的特点,那就是看病整体费用较低、人数较少,报销比例接近90%。

张贤惜:我们总共就六个卫生院,我们次均费用摊到1380元一个人,报百分之九十,还只有百分之十,就是138块钱。一年也就接近2000个住院病人。如果按百分之十的人逃费的话就是两百个人逃费,138乘以200,也就两万多块钱,我们预计坏的打算,这个钱还在我们可控范围内。

而且在乡镇基层,能享受“先看病后付费”服务模式的,也只有本地居民,不存在异地结算的麻烦,乡里乡亲的熟人社会更增加了一道相互督促的机制。

从试点以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还没有发生发生患者拖欠医药费的现象。对此张贤惜感到很欣喜,同时也感到了更重的。他认为,的挑战还是来自于基层医疗机构的自身,那就是如何更好的为患者治病,给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65岁的李清香是河南新安县南李村镇韦庄村村民,日前由于旧疾发作,被家人紧急送到新安县人民医院,当老人还在为几千元的住院押金犯愁的时候,医院住院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现在医院推行“先看病、后结算”政策,看病不用先交钱,费用再结算。

据了解,新安县人民医院“先看病,后付费”诊疗服务模式就是以医保和新农合为依托,为患者开通就医绿色通道,确保患者在时间得到有效治疗的新的诊疗服务模式。按照规定:所有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者、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者、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农民,以及没有姓名、没有住址、没有陪护家属的“三无”病人,还有与用工单位已签订合作协议的工伤病人等五类患者,在办理住院手续和住院治疗期间不用再交纳住院押金,只需要在入院后与医院签订《住院治疗费用结算协议书》,并将患者的医保证或者新农合医疗证以及本人和直系亲属的的身份证原件暂时交由医院住院处保管,出院结算时将医保或新农合报销后个人所承担的费用一次性结清即可。

为了限度的服务患者,新安县人民医院还设置了非常宽松的还款政策,如果患者经济宽裕,出院时结清费用;如果手头紧张,可以签署协议选择“分期付款”。新安县人民医院院长陈木青告诉:今年上半年,该院先看病后付费模式患者签约率达88%。

陈木青:通过这次运行真正的改善了医患关系,缓解了医患矛盾,增加了患者满意度,医院的业务收入也增长了。

洛阳也是河南省首批在公立医疗机构推行先看病后付费试点工作的地市之一,这项工作早启动于2012年3月,洛阳市政府还专门出台了相关文件,加快全市医疗机构都开展“先看病、后付费”诊疗服务模式,经过了两年多的运作,这项政策在洛阳各类医院落地生根,造福一方百姓。

洛阳市卫生局卫生局医政与科教科科长蔡华章:截至目前,全市共有218家医疗机构推行这种模式,对于符合办理这种模式的120.1万名患者,根据自愿的原则,有73.18万名患者选择这种模式,签约率达到60.23%。从城区的情况看,城区签约比例达到51.3%,县区的比例要高点,达到73.16%,整个这个模式实施确实方便了患者就医,受到群众好评。

去年3月,福建泉州泉港区力排众议,率先推出“先看病、后付费”的诊疗服务模式,从开始的9家公立医院试点,到现在实现了全区包括民营医院在内区内14家医院全覆盖。“先看后付”的诊疗模式得到了群众和医院的欢迎。

在泉港医院大厅内的大屏幕上,时刻滚动着“先看病、后付费”的诊疗模式宣传字幕。泉港区的居民郑亚英因突发急性化脓阑尾炎,被送到泉港医院,在这里,她不用交纳押金,术前检查也不用排队缴费,只要家人和医院签订一份协议,就能直接准备手术,一切费用出院后再结算。郑亚英连连称好。

去年3月份,泉港区率先在区内基层公立医院同步推行“先看病、后付费”政策。符合条件的患者住院不用预缴押金,只要签订相关协议书,就可直接办理入院,出院后再缴交医疗费用。

改革之初,不少医院担心新模式会造成医疗费收不回来、垫资超荷等情况,为了消除医院的疑虑,泉港区财政给予医院资金政策方面的扶持,给所有医院吃了一颗“定心丸”。

陈宗忠告诉,截至今年6月底,泉港共有两万六千多名患者享受到“先看病、后付费”服务,仅有3例患者拖欠费用,欠费率与改革之前相比没有显着差别,风险在医院可控范围内,改革很顺利。这得力于新政策给患者提供了更为宽松和多样的付费方式,和更为人性化的催缴机制。

这项改革除了给患者带来方便外,还倒逼医务人员转变服务观念,提高服务水平。以往公立医院的服务一向为人诟病,如今服务在前,收费在后,患者可以评价医院服务水平,而且催缴费用由护士负责,医务人员不敢有丝毫懈怠,医患纠纷大大减少。

据了解,实施“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后,泉港区内医院实现了“双升”,业务量同比增长了8%,病人满意率也提高了8个百分点。今年初泉港区内的4家民营医院也主动要求加入这一诊疗模式,泉港区已经实现了区内14家医院“先看后付”诊疗模式的全覆盖。

同样的情况,青岛2012年6月1日开始在区市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全面实施“先住院后付费”诊疗政策,参加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农村居民生病住院在这些医疗机构住院的,都不用交押金就可以先住院治疗,出院时结清个人承担的医疗费就可以,两年来,全市已有4.7亿人受益,医院先行为患者垫付医疗费达15.2亿元,没有出现恶意逃费现象。

的例外是在金华广福医院医务部主任汤世伟告诉,近两年来,医院医疗欠费有明显上涨的趋势,尤其是实施“先诊疗,后付费”以后,拖欠诊疗费的患者越来越多。

宁夏银川,“先住院后付费”适用于参加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住院患者,以及经当地民政部门和救助管理部门审核确认的流浪乞讨患者。银川市先行先试已有2万多患者受惠,未发生一例“逃费”现象,病人也十分满意。

鉴于银川市一举多得的试点效果,宁夏4月起在全区22个县市区公立县级综合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全面推行“先住院后付费”,条件成熟后在全区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全面推行。对在宁夏境内发生急重危伤病、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确或无力缴费的患者,医疗卫生机构对其救治所发生的欠费,按照有关规定,经相关部门审核后,由疾病应急救助基金补助。

中国医院协会的副秘书长庄一强:有一些地区采取先治后付也是有选择的,比如必须选择有医保的病人、必须是本地居民,对于三无人员不给先看后付。

先看病后付费的状况他在基层的状况比较容易落实,接受度比较高,因为基层医院相对封闭的环境,流动性不太大,社区医院,大家都是邻居了,也容易找。

所以,先治疗后付费的做法在全国各种级别的医院整体推广的趋势还不大,欠款逃逸有两种,一种是确实没有钱,第二是属于恶意逃逸。确实没有钱逃逸的这部分病人,政府应该设置一些医疗救治,比如从民政部慈善基金内划拨一部分资金,从政府的角度应该为穷人付起政府该付的。还有就是成立社会慈善基金。

原标题:公立医院医疗欠费严重院方不愿提及怕患者效仿

稿源:中新

作者:

WEB应用程序
拼团小程序
杭州小程序开发推纳比熊